当前位置:首页 > 重生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木马】呼唤良知系列散文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重生小说
呼唤良知系列散文      诀择   恩嫂是敬老院院长,她最大的心愿就是照顾好自己所收的这些老人。为了他们,她把家里的地用来种菜为他们服务,为了他们,他把孩子、孙子都搬来住,在她的心里,老人就是她的一切。   有一天,有一位叫陈传发的老人,上气不接下气,气喘吁吁的样子,可她一直陪伴身边,寸步不离。在为了节约经费的情况下,她前前后后为他们忙里忙外,只要有一点时间,她就会腾出更多的时间为他们服务。这位老人一次发烧了,恩嫂为了照顾这位老人,前前后后不是端屎端尿,还亲自为老人洗脚洗脸,她的每一次付出,都觉得是清甜的。   老人每次都有点舍不得她离开,她的每一次离开,都让老人牵挂不已,因为他非常爱她。   可就在这个时候,村里人捎信说:“恩嫂,你的母亲病危了,她需在临终之前见你一面。”然而遗憾的是她要面对这个孤独的老人,她不能选择放弃呀,毕竟他身边没有一个子女,再说我们还有姐妹好几个,母亲至少是幸福的,她前后有七八个孩子守着。   当老人听说这个事情的时候,眼泪止不住地流:“孩子,你还是回家看看老母亲吧!”恩嫂却说:“那你也需要照顾呀,身边不留个人咋能行呢?”   恩嫂面对一个病危的母亲和一个是孤寡老人,她前前后后思索,经过一阵思想斗争之后,她还是选择留在孤寡老人身边,没有去看自己的母亲,当她做出这个断然决定的时候,她的姐妹开始打电话训她了,骂她了。   她也是没办法,流着长长地眼泪,只有暗地为母亲做祈祷,表示忏悔。   一看老人病好了,这下恩嫂才算了结了一份心愿,把老人带回敬老院,让其他的人看护着。   就在马上要进门的刹那,兄弟姐妹们挡住她的路:“别进了!咱妈没有你这个女!”除了这,她们你一句,她一句的诉说,让恩嫂这个当女儿的无地自容。她当时只有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向母亲诉说她的那一份冤屈。   就要下葬的时候,姐妹们还是挡住她。恩嫂就说:“咱们少我一个不要紧,毕竟她身边还有咱姐妹七八个,可陈长发老人,他无亲无故的,她却没有一个人照顾,毕竟咱们还是党员……”   这就是恩嫂在两位老人之间的诀择,她对每个人说:“女儿不是没良心的,而是一个有血有肉的党员,既然是党员,就是深入大众疾苦中,为他们全心全意服务。”   2009.10.5      为了一份承诺      张老师是个退休的老秦腔演员,老伴去世后,就一直想着干一件大事。   经商吧,他觉得意义不大;让他干别的,也不大喜欢,他就是喜欢秦腔。   似乎在他的心里,秦腔就是生命。只有这些,才使她的生命充满着幸运,充满着希望。   他一连走了好多天,不知该干啥?后来他听说秦腔艺术团也许有希望,再说现在好多人都不唱秦腔了,也许秦腔还会对一些人有好处。   他最后就去到一些地方招贫穷的孩子来学秦腔。   他的女儿一听她的这一种想法,这人要吃要喝,怎么行呢?   他说:“我把多年的积蓄拿出来。为了这些孩子,我愿意,我高兴。你们事业都干成了,还叫我管啥!这些孩子一辈子不给机会,最终他们还是那样贫穷,也许我可能改变他们的一生。”   儿女们一看父亲的倔劲,就不再说啥了。   (2)   张老师第二天就跑了文化局及其他部门,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总算把这些事情弄好了。   随即他招了几个老师,就一块买东西,跑西安,不收学费,不收伙食费,一切自费。   一听这话,一些可怜家庭的孩子就来了10多个。起初老杨得支撑,后来渐渐地这个租费,孩子吃住都成了问题。   眼看着办好的学校就要倒蹋了,可孩子们还得吃住。他为此跑过许多地方,村上。救济站……可最终还是没有圆梦。   这怎么办呢?   他抽了一夜烟,一眼未眨,最终想出了主意。为了孩子们的一份承诺,我无论如何也要让他们学完唱戏的一切基本功。   可这眼前孩子没吃没喝咋办呢?   (3)   他想必须靠现有的资源来支配这件事情,于是他就挑一些孩子编一些精彩的秦腔节目,《杏花村的变迁》和《梦飞的地方》……   当他把这些做好了的时候,他开始联系一些需要演出的地方,于是他就可以得到一些钱,来足够维持孩子们的生计。   这样他们可以巧妙地安排时间,周一到周五让孩子们充分地学习文化课、理论课、周四周五排练精彩节目,周六周日去接一些活,这样收入与学习不大影响,而是有助于学校的正常开展。   (4)   这是张老师为了实现他当初向孩子们的承诺,零学费、完成学业——这种无私的精神让人感到无比温暖。   2009.10.20   回味“旺草”   有一天我刚走进办公室,就发现老杨也跟着进了。我平时不大喜欢老杨,原因他总爱坐我那里,一上午能说很多事情,时间长了,也就烦了。常常因此我的同事也不大喜欢,于是他自讨没趣,也就没意思了。   一天,他突然进来,我热情地接待了他。这时我发现他手里提着一只精致的盒子,盒子里放着一朵绿草,至于它叫什么名字,我一直未曾过问。   不过这朵绿草放在我的身边,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我已记不清了,大约将近一月的时间,它还依然地呆在那里,静静地躺着。这时我才依然想起给它浇水。原以为它死了,可它还展现于我的面前,好像向我宣战:告诫它的生命力是很旺盛的。以后我管它叫“旺草”。   那年他来的时候,我本身就心情不好,单位遇到一些烦心的事情,让人实在无法接受,针对眼前的事情,我也无从过问。只觉得无足轻重,是件普通不过的事情。于是“旺草”很长时间生我的气,偏偏在不理它的情况下亭亭玉立,这时例外地活着。何况每天还不见阳光,可旺草却在黑暗里煎熬。   原以为我单位的事情处理得顺利,可怎么也无法改变我当初的决定。于是我就不想着怎么打理什么……时间长了,人变得颓废不安,其它也就没辙了。   不到年终,我就关了门,不想再考虑这些事儿。原因是我觉得很累很累。自然旺草的事情也就无人搭理了。   第二年的春天,我就不再干那个所谓的难干的人事行业,而选择了影视的道路。然而这时的“旺草”却神采奕奕地吐出几片绿叶来,让我几欲欣喜若狂。   后来我搬家了,不知谁破坏了它。一想起它却让我惋惜。其实人世间最珍贵的是失去的那一段精彩,往往让人难以忘怀。刻骨铭心的事情,总让我们回味无穷。因为那是人世间最灿烂最质朴的事儿,总让我们为这个世界喝彩和欢呼。就因为它的生命力,给予我无穷无尽的力量,失去它,自然倍感伤心。   2009.10.5      伯父的“小心眼”   我向来是一个不拘小节的孩子,在家排行老小,上有哥姐,下有弟妹,在他们之间,我是上学最多,在家农活干得最少的孩子。   我最大的一个特点就是喜欢读书、写字。每遇心烦的时候,就会一个人踱步。伯父是我在西安认识的。   到了伯父那,他对我这个侄子可以说没有什么做不到的,凡有吃的,就会给我,凡有喝的,也会给我,凡有穿的,也会给我,总之让我无法形容他对我的友好。   在这种宠爱之中,我也学会了韧性。每遇到困难的时候,他也会给我一些鼓励和赞助。   随着时间的流失,我渐渐对于伯父也不知懂得敬仰,光知道我永远是他的孩子。   一次当我刚刚出门,我没关上门,只顾自己前行了,没等伯父关门,前门就自动锁上了。那时我也没想想伯父,只觉得他当时的事情不甚很好。我也没在意。   谁知在路上,伯父忘了他的眼镜,一块跟我去取,我发现前边一位认识的老人正上楼,就很自然地扶他,可我那时怎么也没想着回头看伯父怎么样?   当到了楼梯口,我把老人让进屋,给他顺势倒了杯水,可我忘了给伯父倒水,原想着他在家刚刚喝过,也就在和老人坐下说话的过程中,把让水的细节忽略了。   伯父当时便坐不下了,似乎不大高兴了。他说他一个去市场买菜。那时我还以为那是他的习惯,就没容多想,便让他自己去了。   下午我给他打电话,电话里的他一下子说话变得陌生:“你是谁吗?”   从他的问话中,我感觉他似乎疏远了我。往常一听我的话,不是这样的。   于是当我送走老人的时候,我便抑制不住我内心的情感想:“我哪里做错了?”可想了老半天,还是没想到什么,这大概与我平常忽略细节的情况有关系吧!   我一人觉得累了,就顺势坐下来写东西,这时门已被打开:“伯父,来了。”   “你这娃我看你把事搞成了,将来都会变的。”   “我问我咋了?我没做错啥!”   他说:“水!”   “噢!是水。”我一下子想起来了,原来没有问他要水喝,他似乎觉得没有脸面,便离我而去。现在我才知道他的问题在于我忽视他,而不注意一些细微的礼节。还说同我出门的时候,不怎么回头问他,也不怎么细心照顾他,或是上楼梯道口不扶他,倒水给别人,也不问他,叫人觉得很看不起他,而不去关注他。   这下我才明白一个老人的心愿,不在于我在物质方面对他的帮助,而在于心理上能得到最大的精神关怀,便是一个老人的需要。   从伯父的生活中,我终于悟出了一个道理:父亲在临死的时候,给我叔父抱怨过儿女很少看他。在老的时候,没有一个儿子在身边。那时我才真正明白一个孤独老人要的东西不是物质上的满足,而是精神上的抚慰。   那次,我向伯父道了歉,觉得我好像心里没有他,让老人家心里很不好受。这下我真正地明白了伯父的心愿,以后我每陪伯父出外买菜或是逛街,我就会想着扶扶他老人家,多帮助他老人家,尽量与他常说说话,让他心情好一点,毕竟他是一个年事已高的老人,作为一个年轻人,多干一点不为啥,关键是让他老人家晚年过得幸福一点才是。   2009.12.22   两条小金鱼   小时候,我很喜欢动物。只要是田间的,什么蝈蝈、毛毛虫、瓢虫、蝴蝶……我都喜欢,它们对于我肯定是难以忘怀的。在上小学时,我同桌带我去涝池里捉鱼,那是我第一次见到水里的鱼,也是我终生难以忘怀的。   对养鱼我一无所知,但我却钟情于它。第一次养鱼就是从上小学时的那一次开始的,随后便带着两条银白色鱼放在装水的塑料袋里,回家之后放在瓶里养。   我原以为鱼有水就能活了,可到第二个星期回家的时候,我发现一切都变了,两条鱼的身子浮在水的表面,一动不动。那时我才意识到养鱼不是单一水的问题。   自这个问题后,我村也没有人能给我解决这个问题。因为我们那落后的村庄什么都没有,只有旱塬。关于水都是靠天吃饭。更谈不上挖什么渔塘养鱼的事。再说我那时毕业考试正是繁忙的季节,随后养鱼的事又泡汤了。   到了城里,有一次出于好奇,便买了两条小金鱼,装在小缸里。谁知放了不几天,一只鱼飘在上面,另一条金鱼活蹦乱跳,当时我只知道鱼喝水,不吃啥,也没问卖鱼人,卖鱼人也没问我要不要饲料,只是把鱼让我拿走。有时想起死去的鱼,便想责怪卖鱼人为啥对我交待不清楚呢?也许他的问话会让我救活这不该死命的小金鱼。   当我第二次准备问卖鱼人是否提供饲料的时候,我发现另一条小金鱼也飘在上面死去了。这一下让我伤心起来,伤感之后,渐渐地就不再去想这些事了。   人到中年,对一些细节不知问起。跟人说事最多是几句话而已。便不会像以前那样絮絮叨叨,没完没了……   大概是“钻”的缘故吧,一位老人看出了我写作上的辛劳,便自己买了两条小金鱼和饲料放到我的桌上,让我好好地养它。   起初我不大感兴趣,原因它对于我伤心太多。于是我把它搁置了十多天,我原以为它们死了,谁知他俩还自由自在地在水里游来游去,这时我才明白了它们生命之强,我不再嘲笑它们。   后来对它们我倍感兴趣,倍感信心,至少它们给我一种无形的力量。让我明白了,不经意的它,在历经磨难的沧桑岁月中,学会了坚强地生活。   我也一样学它,不再那么消极对待人生,而要认认真真地面对一切。   2009.12.26      穷光蛋的故事   当别家都把地翻了几遍之后,才开始播种麦子,而有一个叫李蛋的小伙子,则直接就在未翻的地上种麦子。   每到了夏收的时候,别人家的麦穗都长得粗粗的、壮壮的、黄黄的,只等着收获。   可李蛋不同的是:他家的麦子都瘪瘪的、小小的,显然收获的很少。   李蛋看到这样的结果,还是不服输,认为任何时候都会有机运。   于是他就三番五次地请教农专家,农专家告示:小伙子如果不将土质疏松,这就影响了庄稼吸收的养分、空气和一切。   李蛋明白了这个道理,就一个人开始对土地进行了一番疏土,调土、养土,最终把土变成了黄金地。   从此,他的庄稼不再象以前的那个样子,而且和别家的庄稼已没有什么两样。      呼唤良知 武汉有好的癫痫医院吗武汉癫痫病专门治疗医院不合理的睡眠到底会不会引发癫痫-哈尔滨治疗癫痫专科医院比较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