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重生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文缘征文】血染的红绸衣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4 分类:重生小说
无破坏:无 阅读:2994发表时间:2015-01-05 17:41:03 摘要:李强走的那天,雪花从天上飘飘洒洒的洒落就如那一片片祭奠的纸钱。 经常惊醒于午夜梦回的黑暗中,我的心都好痛,是思念一个人的疼痛,看着夜空中的星星,想着远方属于你的夜,你还好吗?一直都快乐吗?没有我在身边是不是有另外一个人去关心你,爱你呢?   ——题记      一   昏迷中我貌似看见一堆熊熊燃烧的火焰,火焰吞噬着周边的一切,紧紧把我围在当中,暖暖的让我一直想睡下去,睡下去……   突然不知是谁喊了一嗓子:“哎,看她醒了,我刚看见她眼睛动了。”有个很温柔的女生就在我的耳边叫着。接着貌似是我同学咪咪叫我的声音:“叶子,叶子!”   脚沉重的不能再沉重的抬着,我记起来了。昨晚的雪铺天盖地的下我和我同学咪咪去县城看东北大秧歌,没想到的是车走到半路前面道路被雪封住了,没有暖风的车里一会的功夫,浑身上下就冻得冰凉。车里有数的几个人都冻得跑下车去附近找旅馆去了,我和咪咪也不得以跳下车,随着乘客向前走去。没想到的是走出挺远了好容易找到一个小简陋旅馆,还被抢先来到的那几个旅客抢到了。更邪的是这是一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荒野,看不见有住家的迹象。此时,西北风咆哮着,像无数把皮鞭不分青红皂白地乱抽。路旁的树枝赤条条地任狂风的摆弄而上下翻飞,可怜巴巴地挣扎着。枯草和落叶被高高地抛向空中,又被重重地摔在铁一样坚硬的土地上,无可奈何地忍受这狂风的摧残。天灰蒙蒙的,地灰蒙蒙的,天和地被风搅在一起。纷乱的雪花夹杂着尘土尤其是鹅毛一样的大雪飘洒着,让这个没有人烟的荒野显得实在荒凉。   咪咪对我说:“要知道这样还不如在车里猫着呢,好赖它有个挡风的地方呀。”“也是啊,那咱还是回去吧。”我冻得实在是有些坚持不了了,我似乎能感觉到我的腿和脚已经变得僵硬,脚丫一阵阵钻心的疼过后已经没有了知觉。那天也不知道我怎么想的,我只穿了一个单绒的风衣的我还没穿棉鞋。咪咪听了我的话赶紧和我相搀着,我俩深一脚浅一脚的往回走,北风呜呜的吹打着雪花道路上没有一个行人,走出很远了我俩竟然发现那些停车的车辆都不见了,白茫茫的一望无际没有人烟的荒野,貌似只剩下了我俩。   咪咪吓得哭出声来,我搂着咪咪也实在没有了力气再走下去。咪咪哭着说:“叶子呀,咱俩肯定是活不成了,刚才咱俩还不如和那家小旅馆人说说让咱住哪都行,哪怕住地铺也比冻死在外强呀。”咪咪的话提醒了我,我对咪咪说:“不行咱还去那家旅馆和老板说说打个地铺吧。”咪咪哭着说:“回去怎么走呀?”你还记得回去的路吗?反正我是记不得了。”是啊,怎么走呢?我望望一望无边没有人烟的荒野,我当时也确实也有些支撑不住了,但我知道怎么也不能在原地纹丝不动,那样岂不死得更快。我对咪咪说:“走吧,随走随找吧,我似乎记得回去的路。”嘴里这么说着心里却没有把握。咪咪听了我说的话兴奋地对我说:“那咱就走反正咱两个人呢,不怕!”和咪咪拉着手转了好几个圈,也没找到那家简陋的小旅馆,我突然发现我和咪咪貌似越走越远了,迷路了。我心里仅有的一点希望也破灭了,我瘫倒在雪地里,昏昏欲睡……      二   “真的醒了耶!叶子,叶子!”顺着喊声我睁开了眼睛。咪咪正泪眼朦胧的站在我面前望着我。她喋喋不休的告诉了我事情经过。原来我昏过去一刻咪咪也没有了丝毫力气,她随着我也坐到了地上,闭上了眼睛。正在这时一束灯光由远而近驶了过来,一辆军车特意为寻找我们而来……   “醒了吧,快吃点东西。”话音刚落,一个手里端着一个海碗穿着军装的男生出现在我的面前。啊?我完全惊呆了。一个有一米七八左右的个子,黑红着脸膛的大男人,明晃晃站在我的面前。他不是我高中初恋男友李强吗?只见李强比上学时高出了一头,上学时过于瘦荆州哪些医院治癫痫病?弱的面貌不见了。“这……这,不是那傻货吗?”我情不自禁的叫出声来。李强也笑眯眯的指着我的鼻子说:“傻叶,亏你还记得我。”我的脑海里突然想起我和咪咪刚从县城出来和一个军车错过一瞬听到的《大约在冬季》这个歌时,我看到的就是这个站在我身边的女孩和李强,难道这是李强的女朋友?   李强是我高中的同学,高中时我俩爱的如火如荼,高考结束后我俩冷漠分手。分手没有理由,只是我俩说好一起参加高考,可是就当时的学习情况,我俩也商量好了,如果我考上了哪而李强没能如愿考上,李强就陪我到哪找工作,我俩一辈子也要在一起。当初说的是挺好,可是他的妈妈在高考前夕找过我警告我,让我远离李强!她对我说她的儿子已经另有打算,还嘱咐我务必不要告诉李强她找过我!至于她给自己的儿子何种打算,还是什么,我无从知晓。但我起码知道的一点就是李强没有参加高考。李强他的爸爸是个军分区政委,他不参加高考他肯定毕业后会去当兵。但当兵也不至于逼着我和李强分手吧?   所以,在我当时的心里我的理解就是我俩家的门第不同,至于其它的什么原因我也不知道更不想知道。虽然我和李强分手那天俩人闹得很僵,李强还把我拽到没人地方差点揍了我,但我的心里一直就从没把李强从我心里把李强彻底忘记。说实话,如果当初没有李强妈妈千方百计阻拦,我还真不会和李强提出分手。因为我和他那段很幸福的高中生涯,那些与数字有关的爱情密码,还有我生日那天那件李强送给我的红色绸衣……让我时时想起都会有一种温暖回味,人生第一次的感情怎么能说放下就会放下呢?   李强的部队就在这个县城附近,那天赶巧的是我坐的车正好和他开的车相错,当他和坐在他身边的女孩返回部队途中和我坐的车正好相遇,我听到他的车里正放着我俩都喜欢听的《大约在冬季》循着他车的歌声无意回头看时,正好李强也看见了我。他对我挥着手不停地挥着……   回到部队,李强的心里怎么也不是滋味,他翻出我和他分手时还给他,他还一直保留着的送我的红绸衣,反复的看着心里乱成一片。他手里拿的这件红绸衣,是我过生日那天李强特意让自己的妈妈在蓝岛买的,说起李强让他妈妈给我买红绸衣还有一段故事呢。   上高中的时候我俩正好是前后桌,那天李强不知道怎么就打听到明天是我的生日,为此他头一天特意演了苦肉计,故意在上课前吃了上吐下泻药,那药也别说还真管用,刚上课我就听到后面就如水枪一样喷射过来,顿时我的后背、长发上全是李强吐得未消化的韭菜鸡蛋。那股味道当时弥漫整个教室,别提多难闻了,更何况他喷了我一身。但回头看看他那痛苦样,憋在心里的火总算压了回去。那能说什么,还以为当时他真病了呢。第二天他和他妈一起来学校了,送给了一件那个时候很流行的戴帽子的红绸衣。谁知道其实这些都是他深思熟虑设计好的,说是赔我衣服,实际上就是想送我生日礼物。后来他还在我穿的这件衣服帽子里,放了一个写给我的纸条。但过后我俩分手那天我又把衣服扔给了他……   这时候那个女孩跑了来告诉他由于外面雪下得太大了,过往车辆都暂时停了下来。他听说后马上想起了我,开着车挨车找起了我,发现我坐的车里没有了一个人。李强知道我们停车的地方附近四处都没有人烟,只有一个简陋的小旅馆。于是李强就艰难的开着车找到那个旅馆一查没有我,又赶紧漫无目地的在四周找寻,最后终于发现了即将奄奄一息的我和即将牺牲的咪咪。等房间里只剩下我和李强两个人时,李强和我讲了两年前我俩分手后的往事。      三   是谁曾说过,时光不老,我们不散,可为何一转身便再也寻不见你彼时的踪影?   没有参加高考的李强自愿留了下来照顾自己已经快八十岁的奶奶,从小李强的爸妈就把李强放在奶奶身边照顾。李强刚上学那年,外面下了一场大雪,奶奶在送李强上学的路上,李强看见雪就不顾一切地跑起来玩,这时候一列卡车开了过来,司机急忙踩刹车,车打着滑眼看李强就被车碾到车底,奶奶奋不顾身冲过去把李强推出老远,自己却被车压断了腿。从此以后,无论是春秋冬夏,李强的奶奶只能每天躺在床上,看着外面的景色发呆。李强的爸爸是个军分区的政委,每天几乎很少回家,李强的妈妈一天在外应酬不断。不怪上高中时李强一直那么瘦弱呢,原来从小李强就和奶奶吃住在一起,家里雇了一个保姆专门伺候李强奶奶,平时李强放学没事就给奶奶洗脸擦洗身子,伺候奶奶的大小便。李强很爱自己的奶奶,所以临近高考了,李强也不想因为考上哪就离开他的奶奶,他不想让奶奶一天孤苦伶仃的就那么望着外面的景色发着呆,更不想因为他的离开而抛下自己的奶奶没人管……李强的爸爸的顶头上司有一个女儿,据说是和李强的妈妈定了娃娃亲。俩家经常走动怀孕的时候,俩人就一起指腹为婚了。李强爸爸能当上这个政委也完全是这个女孩爸爸的功劳。所以李强的妈妈和那个女孩的妈妈也商量好了,等李强的奶奶过世后,李强就和那个女孩一起入伍当兵,然后一起上军校。这些事情都是我和李强分手后李强的妈妈告诉李强的,高考过后李强在家伺候奶奶的时候,那个女孩就每天都会去李强家陪李强一起伺候奶奶。李强说到那个女孩时拿出了一包烟,狠劲的吸着眉头拧成了一个大疙瘩。我能看出来李强的心里很苦。“那你爱她吗?”我问李强,李强沉思了一下说:“我们之间还没谈到爱,我只想让我爸和妈晚年能幸福些。对了,我一直有个问题想问你,你和我说实话你和我提出分手是不是我妈找过你?”李强又突然抬起头望着我问道。我还没等说话,门帘一挑那个女孩和咪咪走了进来。李强站起身说:”走吧,我送你俩回学校。黑龙江靠谱的羊癫疯医院是哪家”   车缓缓地行驶着,车开到我学校门口时我和咪咪下了车转身刚要走,李强一把从背后拽住了我说:“叶子,你还没回答我,你甩我是不是我妈和你说了什么?还是因为我在家伺候奶奶没陪你来学校,你不开心了?”我转过身望着李强那双火热的眼睛,心里有种说不清的心疼,但想想他身边的那个女孩,我没有说话,转身拉着咪咪跑进哈尔滨的哪家医院治疗癫痫好了学校。我听见李强在我身后喘着粗气对我喊道:“叶子,一定要照顾好自己,有时间我还会来看你!”   时间过得真快,一转眼几个月过去了。李强每到周末都会开着车来学校找我,每次身边都少不了那个女孩的相伴。那个女孩貌似太过于单纯就如他身边的一个妹妹,让我和她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从她嘴里我或多或少的知道了李强的一些情况。她和我说其实她蛮喜欢李强的,可是不知为什么李强却总是把她当成妹妹一样。李强还经常和她说:其实他心里一直已经有个女孩,这个女孩是他高中的同学。如果他不为了在家照顾奶奶,他早追随那女孩去那女孩的学校附近打工了。他伺候了他奶奶一年半,他说这一年半的时间里他懂得了一个道理,那就是人活着不能光为自己打算,父母生了他,他再委屈也要让父母开心晚年幸福。所以,他最后只能渐渐疏远那个女孩祝福那个女孩了!她还问我:“叶子姐,你认识那个女孩吗?她长得什么样?”我笑着对她说:“当然认识,她长得和你有些相似。”      四   是谁曾说过,你若安好,我便晴天,可为何一别离便再也看不见你归来的路途?   转眼快过年了,一天晚上李强来学校找我没有带那女孩,他兴奋地告诉我说:过年他终于能休假和我一起回家了。“那个你的未婚妻呢?她难道不和你一起回家?”我情不自禁的问了句。李强苦笑了一下说:“她明天就上军校走了。”“那你呢?你不和她一起吗?”李强犹豫了一下说:“部队就两个名额她和另外一个带帽下来的,我可能要下批吧。”李强说完有些不自然的看着我。   火车缓缓地驶进站台刚一下火车,李强就抢着帮我拿起我的皮箱。“强呀,强!”站台外传来一个中年妇女的叫声,循着声音望去只见一个穿着时髦,但有些面容憔悴的中年女人站在栏杆外使劲地像李强挥着手,我急忙抢过李强手里我的皮箱小声地对李强说:“你妈,我先走了。”说完我转身离开了他。李强纳闷的看着我的背影喊道:“晚上我去你家找你哦。”   夜晚雪花又由小到大的飘了起来,刚吃过晚饭。李强就急三火四闯进我的家。他进了我家谁都没和谁打招呼,直接就拉起我说:“你出来一下我有话要对你说。”我不解的随他走出房门,李强拉我来到以前我俩经常来过的操场,他反身把我紧紧地搂在怀里说:“你为什么不告诉我,我妈都和我说了。”我从他的气息里我能感觉他喝了不少的酒,我使劲的推着他可他还是紧紧地不松手的说:“荆门哪个羊癫疯医院最好我这回谁都不会听了,我奶奶也走了,我也没有什么牵挂了。这兵我也不当了,我一定会陪在你身边。”说完他竟然把嘴伸过来紧紧地压在我的嘴上。我被他的举动着实吓坏了,我使劲的挣脱着他狠狠地咬了他一口。李强捂着被我咬的嘴,我看见他的嘴在流血。我不知所措的看着他,转身跑回家里。刚一进门就和一个女人撞了个满怀,那个女人穿了一双红皮鞋,他正是李强的妈妈。   李强的妈妈对我说:“我求你了,别再缠着我家强子了好吗?强他爸再熬几年就能升职了,等他升职了你俩哪怕那时候再好也没人拦着。”我冷冷的听着李强妈妈的话,擦着嘴边的血说:“你放心吧,你儿子不会为自己活着的。我呢,也不会在理你儿子。至于你说的以后,对我不会再有!”说完,我把她推出门外,紧紧的锁上了院门和房门。外面的敲门声和过年的鞭炮声此起彼伏,噼里啪啦的响着不停,貌似响了一宿…… 共 6428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8)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