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中考作文 > 文章内容页

【时光】此去经年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4 分类:中考作文
无破坏:无 阅读:2671发表时间:2018-10-08 15:13:01 此去经年。   这经年是去年落叶之秋,是今年无雪之冬,是余生后会无期。   人的一生,总有一个人,一个陌生的人,会划过你的夜空,留下带有弧度的刻痕。这个人是老师,是朋友,是兄长。这个人永无相见,却注定照亮你的星空,给你鼓励,给你忠告,什么时候再回味,都是金石炸裂。   这个人于我而言,是古渡老师。   去年十月八号,古渡老师离世。他从秋天来,又在秋天离去。初闻,心碎。生如夏花灿烂,死若秋叶壮美。古渡老师做到了。   悼念老师的文字很多,每每读之,必然触及眼泪,那个秋天很是伤感,却始终不能付诸文字,聊寄哀思。   源于文字,很多人走进江山。喜欢文字的人,大抵是命数。属于文字的那些柔软、感性、纠结、慈悲、甚至是疼痛,会如影随形地跟随着你,怕是这一生都挥之不去。   我来江山不早,闻听古渡老师也不早。初时,知道他是网站站长,站长有什么权利,掌管什么业务,我并不清楚。后来,这个名字越来越熟悉,是因为古渡老师担任我曾经社团的审精工作。   我没想过我这样的小人物,有一天会跟古老师谈论文字,可人生就是由无数的偶然事件组成的必然事件。我和古老师,成了朋友。是的,我认为是朋友。   最初与他说话,是源于一篇我编辑的文字没有加精,而我确实觉得那篇文字足够精品。我当时和古老师不是好友,我是在文友群找到他的,并开启了临时对话。很快古老师回复我的问好。我知道他身体不好,尽量长话短说,我多说,他少说。   那一次谈话很愉快,在我诚恳地推荐下,古老师也觉得那篇文章有加精的价值,当然,他也指出了其中的不足。然后社团走了正常渠道,通过复审,文章得以加精。那一次,我确信,古老师是一个平易近人的人,永远不会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   于是,我申请加他好友,他欣然同意。加友之后,我开始叫他大哥,师长风范之外,他更像一个可亲可敬的大哥。没有重要的事,我很少打扰大哥,只是在节假日送上祝福。大哥也是每每都回复,谢谢妹妹,也祝福你。   古渡大哥,有一种气场,很让人尊重。这种气场是文字之外的东西,也是文字之内的东西。说到底,写文字的人应该有温暖的底色。他有。   每次看他的头像都觉得很震撼,抽着烟斗的画像是他看尽了生活的沧桑,而那只烟斗里还温暖着一缕青烟,像是人间最温暖的烟火。他每天读那么多文字,体会着人世间最真实最美妙的文字和文字的碰撞,感受着生活里最苍凉,最执着也最生动的东西,然后优雅地吐出烟雾,嘴角上扬。偶尔我会感觉大哥是孤独的,可片刻又会释然,每个写作者都需要有一定的孤独,这是光阴之味,亦是写文字人的必要湖北的癫痫医院哪几家比较专业的质地。他是孤独的亦是明媚的,他在过着一种明亮而低温的生活,脸上有着慈悲的光芒,有着令人执迷的精神内核。   不是所有的相处都令人愉悦,但凡和古渡大哥接触过的人,我想都会由衷地赞同——好人一个。   在我的文字时光里,最迷茫的一段日子,当是像浮萍一样无处靠岸的漂泊。因为一些原因,我和我的一些朋友离开了原社团。世事无常,聚散无常,时光吹散了流年,谁的等待,恰逢花开。文字原本是我们此生都想侍奉的东西,而我们也习惯了把文字耕植于江山这片沃土。   大哥自然也知道这件事。他没有问我为什么如此冲动,可能觉得有点不解。然后,我和他讲述了那件事情,大哥并没有指责我,只是告诉我,无论在哪里,都是在江山,都是为江山。他甚至说,如果暂时无处可去,可以考虑去系统。我自然知道大哥是好意,不过还是拒绝了。我还有志同道合的朋友,我们也许会有更好的去处,安放我们的文字,更好地为江山服务。   然后,我们决定成立自己的社团。   当我把这个想法告诉大哥时,他并没有嘲笑我,甚至说,他要大力支持我们自己做社团。有了他这句话,我像是有了主心骨,在社长鸿渐于陵的带领下,我们的社团于2016年2月2日正式注册于江山网。很多朋友给予了真诚的祝贺,大哥也来了,他写下——祝贺时光之城成立,老人新社,岁月不老,妙笔永驻。   “老人新社,岁月不老,妙笔永驻”,有些人,一出手便是尺度,是俯首,是永不可超越,大哥是。   新生社团,方方面面的事很多,我们有很多事还找不到头绪。虽然不愿意,但还是免不了去麻烦大哥。他总是不厌其烦地告知我,相关的链接也会发给我。也可能是担心我会不好意思麻烦他,还嘱咐我有事留言。有一个小插曲,至今回味也会情不自禁嘴角上扬。   我问,大哥我们社团需要复审的文章要报给谁呢?报古渡。   三个字的回答言简意赅。起初我说好的,俄顷回味过来,隔着屏笑了。当我再次翻开与大哥的聊天记录,那些他打出的字,还有那些表情,感觉像是旧物,有着细腻的光泽,视觉与之相碰,竟是可亲、可爱、可追忆。是体贴、是温暖、是文字赠送的人间情意。   后来,武汉比较好的癫痫病医院是哪家由于工作原因,我有很长一段时间,差不多与文字疏离,自然那段日子也很少打扰大北京哪家癫痫病院好哥,和他聊天。有时候,请教完问题,我会淘气地发一个拥抱的表情,然后像孩子似的问他,大哥我抱抱您,您不会难为情吧?大哥也会调皮地说,和美女拥抱怎么会难为情呢!隔着屏,都能感受彼此间最真挚的笑意。   可是,这么好的一个人,突然就走了,在他过完生日的第七天。而我,因为所谓的繁忙,都没有在那个与国同庆的日子里,对他说一声生日快乐。而此生,他再也听不到我对他说这句话,还有余生的节日快乐。   都说雪花承载着思念,达成着心愿。于是,我在想,如果雪花落下,我一定会对着雪花说一声:生日快乐。那么大哥,你会听得到吗?只是,我的城市,自他离去的那个冬天没有落下一片雪花,这个遗憾,终究是遗憾。今天,大哥依然在我的Q友上,他的签名永远停留在——欢迎加盟江山文学,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我和鸿渐三哥说,古渡大哥走了,我很难过。他说是,好人走了。我说何以寄哀思?三哥说,赵董去参加古老师的葬礼了,我随了一份心意。   我也要表示。我说。   那你加赵董微信,把钱转给赵董。三哥说。   照做。然而,失去师长、朋友、兄长的疼痛依旧挥之不去。犹记得大哥说过,一个人心里要住着宽广。他说,不肯原谅人不好。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影响,可能就是一瞬间,可能就是一句话。每个人都有这样的一个刹那,瞬间被渗透,那个瞬间是前世的因,今世的果,等待有个刹那被开启。   后来,我对一些人,一些事少了计较。   不管我们怎么不愿意,大哥还是走了。干净,清澈,温暖如他,天堂里,陪伴他的一定是清风,明月,松间溪水。一定是的。   眼前浮现一幅画面:秋天,黄昏染晚霞,他一个人走在天地间,不歌不吟,没有生息,却令天地动容。 共 2545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26)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