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写作素材 > 文章内容页

【平凡】世界再大,只想回家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写作素材
摘要:老家便是人间四月天,老家,就是游子心中的世界,是最好最妥帖的选择,值得一次又一次地去朝圣。 我要把老家满眼的风景小心翼翼地珍藏起来,夹在心灵的书页里,变成岁月深处永不风化的记忆,在寂静而清冷的夜里,一帧一帧欣赏,一寸一寸取暖。 “天边飘过故乡的云,它不停地向我召唤,当身边的微风轻轻吹起,有个声音在对我呼唤,归来吧,归来哟,浪迹天涯的游子……”   收音机里传来费翔的这首老歌,旋律悠扬深情,声声呼唤敲打着耳鼓,让心田里痒酥酥地萌出一个念头:回家。   每逢节假日,我们兄妹四人都会不约而同,从四面八方赶回家,候鸟一样,齐聚到那个温暖的老家。我们明白,父亲一定又在盯着檐下那个空空的燕巢,盼望一场归来。   快到五一了,电话里是父亲兴奋的声音:“咱家长了七年的藤萝终于开花了,快回来看吧。”   我听着听着,心里就开出了一穗穗香喷喷紫盈盈的花。   “今年的杏结了满满一树,压弯了枝子,快回来吃吧。   咱家的枣真甜,快回来打吧。   柿子都摘了,快回来拿吧。   你妈做了小豆腐,给你留着呢。……”   每每接到这样的电话,我就忍不住心驰神往,垂涎三尺了。   风景这边独好。天空中的风筝,飞得再高,飘得再远,总有一根线牵着。家就像一个巨大的磁场,牢牢地吸引着游子的心。   车子从高速公路驶下,一摇一摆地颠簸在乡间小路上,便仿佛有一双无形的手拨慢了时钟,人恍若躺在了摇篮里。遍野麦苗青青,满眼风光无限,故乡便是桃花源。云在慢慢地飘,风在轻轻地吹,人已微微地醉。遥望见那座守在村口的老水塔,仿佛看见了拄着龙头拐杖站在门口张望的爷爷。一踏上那条老街,一瞥见那条熟悉的胡同,老家近在眼前,时间便放慢了脚步,周围也安静了下来,静得听得见心跳,慢得仿佛回到了从前。没有钢筋水泥的丛林遮挡,天变大了,云洗白了,耳朵清净了,眼睛明亮了,心灵便熨帖了。   是的,那个矮矮的村庄,那条窄窄的胡同,那个温暖的小院,总有看不够的风景。   大街两旁,是盛开的玉兰,白的胜雪,红得如霞。爷爷门前的秋千,只看一眼,便忽悠荡回了童年。   老父早已带着微笑和包容等在巷口,母亲在厨房里叮叮当当演奏锅碗瓢盆的交响,丝丝缕缕,家乡的味道从爬墙虎包裹的小院里钻出来,正冉冉升腾。   月亮门里,总有视觉的盛宴。目光总是舍不得挪开,从一棵树到另一棵树——黄杨,柿子,李子,梨,枣,杏……从一朵花到另一朵花——月季,丁香,藤萝,凌霄……一只叫做“咕噜锅”的大黄蜂正流连在紫藤萝瀑布下,老家,是永远看不够的风景。   那是老父亲手砌的金鱼池,池边摆着他四处搜罗来的一块块石头,每一块都有一个引人遐想的故事;池中碧水清清,荷叶亭亭,水草丰茂,锦鳞悠游。观之仿若江南。   不到园林,怎知春色如许?   春天赏花,盛夏乘凉,金秋扑枣,隆冬看雪,更喜一家人围炉夜话。不大的小院,铺满了春夏秋冬的画卷。   小院美景如斯,门外更有一幅大画——自然。结伴去大沽河看白鹭优雅地飞翔,野鸭自在地戏水,水蜘蛛轻盈地凌波微步;去田野中看碧绿的麦苗悄悄地秀穗,调皮的豌豆吐着须子满地乱爬,一只瓢虫趴在雪青色的花瓣上沉思;听一只童年的蝉不知疲倦地摇滚,几只少年的蛙旁若无人地合唱,一只逗过的蛐蛐在草丛里静静地拨弦……   老家还有舌尖上的美味:蒸地瓜叶,煮老玉米,荠菜包子,韭菜盒子……父亲随便去地里扯几棵毛豆,拔几蹲花生,拾一捆柴火,母亲便一头扎到灶房里,系上围裙,拉起风箱,呼啦呼啦几下,炊烟袅袅,家的味道便从锅灶上弥漫开来,婉转于味蕾之上,久久不散。   饭桌上更有看不够的风景。咬一口二叔家妹妹刚端来的热气腾腾的槐花包子,看老父和兄长父子二人推杯换盏,海阔天空;听老父酒意微醺,醉眼朦胧,复读机一样不断重复着某一句话,岁月仿佛在这一刻凝固,寻常变成温暖,暖意如父亲冲泡的铁观音,呷一口,茶香便染了齿颊,氤氲到心里。   老家的饭桌上,永远有聊不完的话题。从海湾风云到NBA球星,从国学的妙趣到中医的高深,从陈年往事到童年趣事、小村逸事,天文地理,上天入地,笑声朗朗,不必顾忌声音高低,不必在意吃相俗雅,不必担心言差语错,老家,就是一个可以任性撒欢的地方,一个安全安稳安适的所在,一点一点把心灵的褶皱熨平。还有什么比这更享受的呢。   老家是一泓清泉,走累了,便停下来,掬起一捧,喝一口,沁人心脾;再掬一捧,洗去满面行走的尘垢,洗亮眼睛,洗净耳朵,洗去心灵上沉重的负载,洗得空明,皎洁,轻盈,让自己变成一根羽毛,一丝柳絮,一朵白云,在阳光下,随微风慢慢地飘。   终究还是要走了,母亲早已默默地把大包小包装好:大葱,白菜,南瓜,都是自家种的,纯绿色;馒头,豆包,米糕,都是自己做的,放心。后备箱里塞满了这些不值钱的东西,心灵里却已满载上最珍贵的宝贝。   世界很大,却没有我的立锥之地,我至多是天地间的一个匆匆过客。你去或者不去,它都在那里,不增不减。去了,走马观花瞥几眼,那一点花红柳绿的印象旋成过眼云烟。   老家很小,却是我的世界,装得下我的全部。回家的日子,不是永远,却能在心头常驻。   于是,漫山的杜鹃失去了颜色,金黄的油菜花不再艳羡,香格里拉飘到了天边,只因我有一个百看不厌的地方——老家,那是我呆不腻的伊甸园。父母在,不远游。老家便是人间四月天,老家,就是游子心中的世界,是最好最妥帖的选择,值得一次又一次地去朝圣。   我要把老家满眼的风景小心翼翼地珍藏起来,夹在心灵的书页里,变成岁月深处永不风化的记忆,在寂静而清冷的夜里,一帧一帧欣赏,一寸一寸取暖。      2015年5月10日   北京哪里能治癫痫病武汉哪的癫痫治疗医院比较好治癫痫可以长期吃卡吗西平吗荆门哪里能治儿童癫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