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纵横 > 文章内容页

【柳岸•爱】衣冠冢_1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小说纵横
   三年前的春天,我死了!死在那所床位稀缺的医院里。死在手术台上。死进人们的哀惋叹息。死在对俗尘芜杂的妥协中。光溜溜的,一如我来那天!没有白光的莅临,也无云霞飘落。寂寂然。天空,隐隐地浸出殷红的血。我的身体,刚打完吗啡,从剧烈的抽搐里解脱,面目尚余挣扎后的狰狞。我恨自己挺不住痛楚而嚎啕,很没用!其实那之前,身体已在慢慢腐化,一股又一股恶臭,于体内流泻。我,约莫是活得麻木了,没有及时检修,毫无觉察。   我不是天使,去不了天堂,不会依附于上帝的怀抱。关于上帝是个什么东西,没做过多思考,那夜,如是。也不知道自己是个什么东西,要到哪里去。东游西飘,晃荡一程,直到魂魄离开我糜烂的肉身,踽踽独行于嚣尘之上。灯火灭尽。散杂的魂魄被黑地昏天罩住、裹紧。原本一个煽情、凄绝的夜晚,出奇的清清明明,无风也无雨,间或有碎杂的月影。夜空里散逸着朗润的潮气,这夜,没有粘滞死亡的气息。我,偏偏死去!   身体里少了零部件,依然沉沉的。除下身上那件令我生厌的、沾惹了消毒水气味的白底蓝竖条的病服,连带衣橱里的衣衫和一些物什,一并埋了。抛一堆衣衫入冢。像摊开一坨坨烂污的血。   对赤色的钟爱,这艳红,烧坏了我的心智。这是我最喜欢的色彩,烈烈的,像那场仲夏夜之恋,灼燃起一股尘烟,令我窒息。很快,化为灰烬,死在那浓烟里。拾掇起架子骨,裹入衣衫里,默念着一路好走。这是我用生命为赌注换来的骨架!一段虚幻无益的生命求证过程,败得惨烈!我看到那烟尘里,有恣情的、邪恶的、魅惑的笑,纵放得忘形。那个谁,也死了吗?怎么不见他的骸骨,三生三世莫非只是说说而已?罢了,罢了!世间本无恒常!耀目的绚丽,要命的赤色,化为一片刺眼的忧伤,在那个清朗的春夜里,入冢而安。另一个世界,是素洁、明净?   还好,橙色衣衫不多,相当俗气的颜色,且价格昂贵。讶异于自己从前的眼光。扔进去,像铲一堆烂泥,去覆盖另一层烂泥。还有一个橙色的包包,上面金灿灿地镶着亮片,眩晕我的眼。想起第一次挎着它时脸上浮夸的表情和伪饰的优越感,脚下使了劲,狠狠地踢下去。谁买给我的,记不得了。厌恶,由心底漫流。匆然地转身,好似倾倒完一盆肮脏的水。   继续扒拉,黄漫漫一片,比橙色稍逊,却也扎眼。这些衣衫,极少穿,尘埃遍布,好似从垃圾堆里刨出来的。不穿还买,糟钱的主,竖起中指,鄙视自己。这是痼疾,得想法子治。哦,忘了,我已死去,与黄土融为一色。真正是:一生痴绝处,不过一抷土!天不应景,此时该起一阵风,尘沙莽莽,可凸显些悲壮的意味。风定尘落,方可为自己默哀。死,理应是肃穆萧然的,而我的死去,太过散漫无章。   照理我应钟情绿色,既不奢侈也不寒酸,心清眼舒。很遗憾,三五件绿衣寂寥地躺着,簇新,绿得撩人,却意兴寡欢地盯着我。捧起,仿佛听到了春姑娘的娇喘,积攒了一个季候的葱翠,几近爆棚。脑子一定坏掉了,我怎能摒弃大自然的清新,这是苍野之色,有着盎然的生机。看,那条绿裙子,丝薄、滑润,碎碎地绣着根筋可鉴的叶片。忍不住触摸一下。手,被弹开。原是它们嫌恶我,正灼灼地瞧我,审问我对他们的冷漠,像要问候我的祖宗一百八十代。没有善待它们,偏偏,这是我生命里最缺乏的色彩。万分轻柔地放入冢中,未知来年,可会冒出一片新绿?弥盖曾经的暗郁,点亮锈蚀的黯淡!   依然没有风,天倏然间灰漠漠的,眼里似有浑浊的分泌物。我在哭吗?魂灵是会哭的吗?对,已经死去,僵直、冰寒才是死人的姿态。继续填塞坟头,几件青色外套跃入眼帘。我愣怔地立在一旁,这介于蓝绿间的色彩,时时让我傻傻分不清。想起每一次买它们,导购小姐会说:美女,你仔细看看,这颜色是不是像翡翠,特别彰显典雅高贵。我会围着转半天,实在品不出那衣衫里有翡翠的资质和光泽。还高贵,不都是用钱装扮出来的吗?精神的高度,灵魂的维度,我通通不懂。对物欲的追求会否延续到下世?如果会,死,于我毫无意义!翡翠,为玉的一种,玉被喻为手中的宝,心中的魂。呵呵,魂魄笑了,一块顽石而已。   蓦地,眼前豁然敞亮,蓝莹莹地闪着幽光。淡蓝、水蓝、瓦蓝、冰蓝,水漾漾地铺成一湾海水,剔透得很,可否容我再徜徉?这一堆仔裤,全是他买给我的,让我穿上简单的行装,随他一同去倾听风的歌唱。他是那样说的,我一次也没迎合,他就一条一条地买来……一径地想下去,竟有了温热的气息,将胸贴上去,“海水”一波又一波,把魂魄冲离得零零碎碎。散碎的月影,就一些树叶,疏淡地洒落。这夜,氤氲出轻烟样的惆怅,袅落无定。   衣衫渐次入冢,魂魄犹犹疑疑,终是舍不下!为着几十年一场又一场的闹剧,竟置办如此多的戏服,每一缕丝线,圈圈绕绕,将逝去的光阴葬入这荒冢里。再看这垫底的紫色,华贵的面料,绵密的针脚,没有为我铺展开“紫气东来”的祥瑞,一样!没差!全都经不起岁月的蹭磨,在“时光”那条河里被一次次漂洗、褪色,被指针划破,碎裂得不成样子。人说,紫色是浪漫的,蕴藉着一笼迷蒙的烟雨,镶缀着夜空中最亮的那颗星。是的,我见过,体味过,终究,遗落了。我任性地放逐自己,遥邈得已寻不见来时路。   没有停留,魂魄以锋利的剑斩断了心底的不舍,丝丝缕缕地绞杀!赤橙黄绿青蓝紫,承载不了我悲情与欢愉的一生!我的前生更像被稀释过的墨水,漫于宣纸上,有模糊的墨点,更多是宣纸样的白。木然,无光。我将明媚、灿烂寄望在来世,我也想活出春雨的柔润,夏阳的明丽,辜负了,对不起!一直心向大海,去欣赏那风口浪尖的惊绝之美,错过了,很抱歉!   那个世界,已被岁月碾成一座荒冢!余温,散尽!那里,是我苦心经营的一处繁华、炫彩的世界。有我的家,有我爱过的男人,有我睡过的床榻……我的一生,几被耗尽。一路走来,曲曲弯弯,常常活在别人的故事里,却编织着自己的梦,后来淌下冰凉咸甜的泪。徐徐回望,荒烟蔓草,残垣乱石。魂灵,比肉身更有执念,走得很决绝!偶一回眸,眼里湿腻腻的,凄黯却清亮。默默然。深于一切言语、一切啼笑。   月影暗下去。我为自己点上一炷香,烟雾,灰铅样,弯弯直直,一路延宕,燃尽尘间所有的情爱悲欢!咽下清凛苦涩,颤然地前行,去找寻下一处皈依! 武汉羊羔疯哪里能治愈沈阳癫痫正规医院哈尔滨可以治好癫痫病的专业医院在哪癫痫病有什么治疗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