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纵横 > 文章内容页

【柳岸】婶子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小说纵横
我的婶子两年前亡故了。   婶子得的是肝癌,不行的时候正在春节前几天。此时,已露出春节的气息,家家户户正准备年货。同家族的暗地里多埋怨婶子走的不是时候,埋怨之余又有一丝庆幸,庆幸婶子没走在节后,无疑婶子走在节后就更麻烦了。   搭灵棚,找吹手,选坟地,乱烘烘了几天,我们便送婶子上路了。我们做晚辈的跟在棺木后面,号啕一片,两边是围观的人们,指指点点。鼓手吹吹停停,偶尔有二起脚冲天而起,砰的一声,在天空炸开,撒下片片粉硝来。队伍终于出了村口,大家整理起仪容,没到目的地,已有人开始说笑了。到达目的地,随着棺木入土,号声重又响起,但明显已没有先前的气势,婶子家的大兄弟跪下去还没起身,已经有人离开了。一阵喧嚷过后,婶子终于和我们阴阳两隔,到另一个国度过生活去了。   如果要我说出婶子的好来,我说不出,但要我说婶子的恶来,我也说不出,但我还是有话要说。   婶子来到我们侯家,嫁给我叔叔,当在上世纪六十年代中期。婶子嫁给我叔叔时的心情怎样,不得而知,但小时候的印象中婶子很严厉,整天没有笑模样,我们小孩子一般是很少光顾婶子家的,除非万不得已。渐渐地,婶子的脸色好起来,尤其是农村家庭责任承包制实行以后,我和婶子已经很熟识了。原来婶子的脸上并非没有阳光,只是我以前没有发现罢了。那时,我父亲弟兄三个无论干什么都在一块,烧窑、盖房、浇地、打场等等,但随着我们做晚辈的渐渐长大,特别是大伯家的两个堂哥婚配后,大家在一块的日子越来越少了。   我本以为兄弟、姐妹、同族之间血脉相连,理应是和和睦睦的,可随着年龄增大,才发现同族之间、兄弟姐妹之间是有龌龊的,并且这种龌龊日久越深。   同族人越来越多地说婶子的不是了,当然都是在婶子背后说的,偶尔传到了我的耳中。我对这些说法很不以为然,因为我清楚记得我考高中差几分,是婶子找了人,我才得以就读高中。至于小时候婶子冷眼对我,我也知道了说出,因为婶子家那时有一个和我差一岁的傻儿子。   同族人越来越多地说婶子的不是了,我想堵住耳朵,可这些不是照旧传进来。   传言婶子和娘家兄弟很不睦,为的是一台缝纫机。传言婶子和娘家断了亲,婶子不登娘家门了。婶子不登娘家门或许是真的,但未必是我婶子的不是,但同族把不是都归到了婶子身上。   传言我婶子盖房盖得过高,影响了邻居。可村里盖高房有的是,也没听议论谁,如果真要说理由的话,可能是邻居在村里有些身份吧!   传言同族家孩子结婚上拜钱,婶子把钱交上去了,可对方反悔,计较钱少,把钱又退回来,婶子顺势一分未出。事后,大家多议论婶子的不是,说婶子太吝啬了。   传言婶子邻村的一块地,乡邻在前面盖了房,婶子在自己地里挖了个水沟,乡邻无奈把婶子的地也买去了。   ……   对婶子的传言越来越多了,然而婶子把腰板挺得直直的,日夜出没在家里、地里之间,每年的夏粮、秋粮,三邻五户的,都属我婶子家长得最好,收得最多,直到有一天,婶子在地里倒下去。   婶子在地里倒下去,再也没有站起来,直到今天。但我仿佛看见婶子一直站在我的面前,昂着头,直直的,直直的。 卡马西平适合什么癫痫患者武汉去哪家医院能把癫痫病治好治疗癫痫用丙戊酸钠有效果吗山西太原癫痫病专科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