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网游小说 > 文章内容页

经典故事代客上坟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4-25 分类:网游小说

刘斌和妻子郭丽双双下岗,经过商议,夫妻俩开了一家跑腿公司。为啥开跑腿公司呢?因为干这行,一不要本钱,二不要店面,只要领个营业执照,在家里安一部客服电话就能开张了。

跑腿公司开张后刘斌印了许多小广告,挨家挨户到处散发。可几个月过去了,公司的生意一直不景气,那部客服电话偶尔才听见铃响。

郭丽认为光散发小广告还不行,得琢磨别的办法扩大公司知名度。刘斌眼珠一转,立刻想到了网络。如今是网络时代,去那儿做宣传能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而且还不用花钱。于是,他在同城的多家热门网站连续发帖,不断为自己的跑腿公司做广告。这一招果然奏效,打那以后,刘斌跑腿公司的客服电话渐渐热闹起来了。刘斌和郭丽成天为客户东奔西跑,腿是酸了点,人是累了点,但夫妻俩的心里却甜滋滋的。

四月初的一天,一大早公司的客服电话就响了。刘斌接起来一听,电话是个叫张振宇的男子从法国打来的。

张振宇告诉刘斌:他的父亲半年前刚去世,眼下自己正在巴黎经商,有桩要事脱不开身,清明节无法赶回国内。昨天张振宇在网上看到刘斌跑腿公司的广告,就想请刘斌跑跑腿,替自己为父亲上坟。

刘斌一听傻了眼,他的跑腿公司帮人买过车票、接送过孩子、联系过业务……可替人上坟却还是大姑娘坐花轿——头一遭!

电话那头的张振宇恳切地说:“刘老板,我很想赶在清明节为父亲上坟,实在因急事缠身,不得已才请你代劳,费用的事咱好商量。”

听了这话,刘斌的心不禁一动。是呀,代客上坟也是一种市场需求,应该纳入跑腿公司的业务范围。他马上答应下来,和张振宇谈妥跑腿费,并约定了上坟的具体细节。

清明节这天,刘斌起了个大早,准备好上坟要用的一切东西,骑上电瓶车直奔郊外的永安公墓,找到张振宇父亲的坟头,刘斌立刻忙开了。他先把墓穴周围的野草除尽,又给墓碑上的铭文刷了新漆,然后摆好香烛供品,趴到地上认真跪拜起来……

刘斌是个很敬业的人,工作始终一丝不苟,代客上坟也毫不马虎。在祭奠的过程中,他充分调动自己的情绪,居然挤出了几滴伤心的泪。

刘斌冲着墓碑连连磕头,嘴里大声说:“爹呀,儿子振宇给您上坟来啦!”

就在这当口儿,旁边的小树林突然闪出一个留小胡子的男青年。等刘斌磕完头站起来,小胡子机警地朝四下望望,见没有别人,他摸出香烟凑到刘斌跟前,笑着问:“大哥,能借个火吗?”

刘斌忙掏出打火机。小胡子点着烟,道了谢,又从烟盒里取出一支敬给刘斌。刘斌接过来,两人抽着烟,热络地聊了起来。

聊着聊着,刘斌忽然觉得一阵头晕目眩,眼前的景物顿时变得模糊而飘渺。他使劲揉了揉眼睛,努力想看清周围的一切,可这全是徒劳。没等弄清是咋回事,刘天津哪家医院治癫痫权威斌两眼一黑,咕咚一声倒在了地上……

过了好一阵,刘斌才渐渐从昏迷中苏醒过来。他睁眼一看,发现自己被人五花大绑,躺在一个黑黢黢的山洞里。

刘斌吓坏了,忙扯开嗓子呼喊:“快来人啊,救命啊!”

刚喊了这一句,几道雪亮的手电光立刻齐刷刷照了过来。刘斌眯起眼睛细看,发现身旁站着四个凶神恶煞般的彪形大汉,那个给他烟抽的小胡子也在其中。

一个脸上有刀疤的家伙朝刘斌踢了一脚,恶狠狠地问:“姓张的,欠朱老板的那笔钱,你到底还不还?!”

刘斌听得一头雾水,战战兢兢地辩解道:“我、我不姓张,我叫刘斌……你、你们说的朱老板,我根本不认识!”

小胡子一把揪起刘斌,啪啪给了两记响亮的耳光,骂道:“奶奶的,落到咱哥们手里还敢装蒜?!”

刘斌被打得满嘴冒血泡,结结巴巴地说:“我、我真的叫刘斌,从、从来没借过朱老板的钱……”

小胡子和同伙们一听更来了气,他们抡圆拳头,噼噼啪啪,像打沙袋一般朝刘斌身上狠揍起哪些措施能有效的预防癫痫来。刘斌被打得鬼哭狼嚎,可嘴里仍一个劲地直喊冤枉。

小胡子揪着刘斌的耳朵,咬牙切齿地说:“我在坟头瞅了半天,又亲耳听见你说儿子张振宇来给您上坟啦,你就是张振宇本人,这还能有假?!”

刘斌听出了一点头绪,知道眼前这四个家伙认错了人,把自己当成了张振宇。于是他赶忙嚷道:“各位先别打,肯定有误会,请大哥们听我好好解释……”

见刘斌不像在撒谎,小胡子示意同伙们暂时停手。趁这空隙,刘斌喘着气道出了自己为张振宇跑腿上坟的前后经过。四个歹徒听得目瞪口呆,你看看我,我瞅瞅你,一时辨不清真假。

愣了半晌,小胡子从怀里摸出一张照片,对着手电仔细瞧,端详了好一会儿,才跺着脚,懊丧地说:“哎,真的搞错了,这家伙跟张振宇有几分像,但不是同一个人!”

“那、那可咋办?这个冒牌货该如何处置?!”刀疤脸指着鼻青脸肿的刘斌,焦急地问。

小胡子眼里闪过一道凶光,果断地说:“这小子记住了咱们的长相,所以不能留活口,干脆把他丢在这儿,咱们出去时把洞口封死!”

刀疤脸点点头:“只好如此了。”

另两个歹徒也表示赞成。

听了这番对话,刘斌吓得魂不附体,一个劲地哀求四个歹徒饶了自己。

小胡子摇摇头,弯下腰,冲地上的刘斌狞笑道:“算你小子晦气,做了张振宇的替死鬼!”说完这一句,小胡子和同伙们扭头便走。离开山洞时,他们用石块把洞口牢牢封死,并在外面做了巧妙的伪装。

山洞里的刘斌被绑住了手脚,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现在,就算他能挣脱绳索,插翅也飞不出这地狱般的山洞。

四周一团漆黑,除了寂静还是寂静,刘斌绝望到了极点。他在心里一遍又一遍地骂自己:干吗别出心裁,替人跑腿上坟呢?瞧瞧,跑来跑去,结果把命给跑丢了……可怜老婆孩子到死都不晓得自己的下落,千百年后,也许考古工作者会在这洞穴里发现一具森森白骨……哎,我刘斌真是倒了八辈子霉!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刘斌又渴又饿,渐渐进入了昏迷状态……

也不知过了多久,刘斌的眼前又出现了几道晃动的手电光,一片杂沓的脚步声由远而近。紧接着,他的耳畔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那是妻子郭丽在不停地呼唤自己!刘斌心中一喜,又昏了过去……

等刘斌再次醒来,发现自己躺在洁白的病房里,一旁的郭丽向他道出了事情的原委:

昨天,刘斌一早就出去替人上坟,可直到下午还没回来。郭丽反复打他的手机,始终没人接听。郭丽着了急,就跑到永安公墓寻找丈夫。来到张振宇父亲的坟头,发现祭品等物仍摆在供桌上,电瓶车也锁在一旁,独独不见了刘斌。郭丽感觉事情有点不妙,正慌乱间,她猛地想起一件事。几天前,张振宇在电话里和刘斌商谈上坟细节时,曾约定要将上坟的全过程录像,张振宇在收到影音文件后才肯付清全部跑腿费……于是,郭丽就四处寻找那个微型摄像头。不一会儿,郭丽在一棵槐树的枝丫上发现了固定在那儿的摄像头。

回到家里,郭丽把摄像头连到电脑上,查看录像的全部内容。在录像的最后部分,她看见丈夫抽了小胡子的烟就昏倒了,随后,小胡子背起刘斌下了山……那支香烟肯定掺有麻醉剂,原来丈夫被人绑架了!郭丽赶紧向110报案。

公安机关研究了录像内容,锁癫痫应该怎么样治疗定了作案嫌疑人小胡子。通过调阅档案资料,警方发现小胡子是个有前科的惯犯,立刻对他实施抓捕。小胡子被捕后,交代了绑架刘斌的原因。

小胡子是黑社会讨债集团的头目。去年,某公司的朱老板花重金请他替自己讨一笔巨额欠账。欠债人叫张振宇,此人东躲西藏不肯露面,小胡子找了好久一直没找到他。最后,小胡子打听到张振宇是个孝子,而张父在半年前刚刚去世。小胡子灵机一动,决定清明节前后在永安公墓静静守候,这样或许能抓到张振宇。结果,代客上坟的刘斌做了冤大头……听完小胡子的供述,警方立刻赶往关押刘斌的山洞……

听到这儿,刘斌如梦方醒,看看窗外的天色,忽然问妻子:“现在是啥时候?”郭丽回答:“现在是4月6日的傍晚。”“哎呀,糟糕!”刘斌拍着大腿惊叫起来。“咋了?!”郭丽盯着丈夫,不安地问。刘斌说:“我原先计划好曲靖市较好的癫痫病医院是哪家了,4月7日早上要去省城给外公上坟,现在无论如何来不及了,这可怎么办呢?!”郭丽不以为然地撇撇嘴,笑道:“嗨,这有啥难,你上网找家省城的跑腿公司,请他们替你上坟不就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