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网游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木马】桐树的后裔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网游小说
   桐树的后裔       一夜秋雨,草木葱茏。秋阳下,突然发现园子台阶的一块砖凸显出来,是一株桐树的嫩芽从砖缝隙中茁壮地冒出地面。庄稼苗儿有顶破干硬的地皮萌芽的状态,说是破土,这桐树苗儿简直就是破砖而出了。   这里原先有一棵高大的桐树,房子修缮时因枝梢剌破瓦片,树根拱破台阶,不得已挖掉的。如今,那高大的树干被剥了皮,放倒在甬道旁当椅子坐。潜伏在地底的根系不甘埋没,储蓄了一个冬夏春秋的力量,终于攻克最后一道障碍见到阳光了。但它的努力几乎是徒劳的,嫩芽一经主人发现,就会当作毒草一样被掐灭。   它仍然会一次次冒出来,又被一次次除去。它不会因为面临不断的剪杀而放弃露头。它的前辈,那棵被安置在甬道旁的粗壮的树干,几十年前的当初,也是从古老的根系上自然生长而成材的。庄稼人往往在不占耕地和道路的边缘,保留自然长出的树苗,几十年后它长大了,也许就作了主人的棺木,这是常有的事。大多如同草木,受到人类主使,自生自灭不得。   桐树从根上发芽,庄稼人说是揪上来的,也说是绺生的。或可以是“六生子”,正常人五个指头,多生一个叫六生子。或可以理解为柳生子,有心栽花花不成,无心插柳柳成荫,这话乡间老粗也会说。   园子里有桐树、桑树、软枣树、椿树等多种树的根芽,谁能侥幸拥有生存的权利,要看机遇,也许就是冥冥之中的命运吧。      收针金   针金,是老家人的叫法,俗称黄花菜,学名萱草。仲夏时节,它是黄土原上最美的花朵。它的最早的根苗,记得小时候是在沟畔上,已有成百上千年的生命,现在依然茁壮。它的子孙已经繁衍到了耕地周围的大小角落。我在住舍园子周围也移栽了几十棵,当年就开花了,黄灿灿的,每天清晨就吹开小喇叭,很可人。   母亲种了不少针金,这个时节摘不过来,妹妹外甥们常来帮忙。清晨摘了含苞欲放的花蕾,一筐一筐的,然后蒸了,晾干,再贮藏起来。在这些日子的清晨,漫山遍野,星星点点的都是摘针金的农人。《诗经》里赞美的农耕情景,不过如此。   这天下午,刚下过一场大雨,空气很清爽。我出门转悠,顺路去了叔父家,见年迈的娘娘提了两袋子东西要出门,说是路口有收针金的。我连忙替娘娘背上袋子,有十来斤重,一前一后出了巷子。路口沟畔上已围拢了不少人,有老人媳妇孩子,都从家里带来了晒干的针金,说说笑笑,荡漾着收获的喜悦。我问候长辈,敬上烟,有的媳妇孩子我不相识,显得怯生生的。一斤针金收购价为十元,说是比去年涨了二元。   二弟媳妇回家通风报信,问母亲的针金卖不卖,母亲说,先放着。我这才知道,患病的父亲言语不清,伸出指头表示,非十二元不卖。几十斤干针金,母亲忙了多少日子,总是自己地里长的东西,不摘可惜了,父亲想多换几个钱。我说,前几天在城里超市,一小袋黄花菜标价八元多,只有一百五十克。种地的不挣钱,中间环节多,这便是市场。   三伏天后,针金开败了。母亲又操心摘椒的事了。      逮蝎子   晚上开灯,在老家住舍的地板上发现了一只蝎子,让我不寒而栗。用脚踩了一下,它仍然翘着弯刀似的尾巴嗖嗖前行。我又使劲用鞋底拧了一下,它才淌了血,不动弹了。我小心地捉住,放在了玻璃板下当标本收藏起来。   小时候在乡下,祖父养的一箱蜜蜂说让蝎子或壁虎吃了,察看时让蝎子蜇了脖子,他就捉蝎子砸扁了,敷在伤口上,说是以毒攻毒。我当时站在旁边,很害怕。   多少年未见到蝎子,去年修缮老家住舍时,墙缝时不时爬出蝎子。等到住舍收拾好了,它又光顾这里。我好像是对付私闯民宅的强盗,出于自卫,让这位不速之客成了标本。   一天深夜,我发现对岸原畔有亮光在移动,怀疑是鬼火。小时候在桃园看桃,到深夜便能看到沟对岸墓地里飘荡的磷光。   外甥告诉我,那是逮蝎子的,方圆许多人都干这种营生。新科技发明了一种逮蝎子的灯,蝎子在这种灯光下发黄,用镊子很好捉。晚上,蝎子出来乘凉,不懂得天外来物,不招谁惹谁,就被擒获了。有人运气好时,一晚上能逮几十只,挣上十元八元钱。穷乡僻壤,鬼火闪闪,每一个角落都被蝎子的猎手踏遍。   果然,村巷里发现有吆喝收蝎子的摩托车。蝎子是中药,也送到城里大餐馆,说有一种叫油炸蝎子的名菜,很昂贵,好下酒,还是大补品。蝎子因此会绝种吗?但它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活得魂不守舍。          西安能治好癫痫病的医院在哪里?安徽有哪些专治癫痫病的医院癫痫病如何用药物治疗呢黑龙江治疗女性癫痫哪里正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