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小说 > 文章内容页

【绿野】影子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武侠小说
摘要:对的,没错的,他们都没有影子,更没有双脚。我!魂飞魄散,嚎叫着飘了出去。我的灵魂继续在城市夜空里游荡,我看到了太多太多我没有看到的…… 一杯酒、一滴泪、一缕情思,一个人孤零零、孤零零的行走在热闹的街。我抬头看着天,阳光很耀眼,有一只乌鸦发着惊恐的声音略过。一阵微风袭来,我感觉有些冷,虽然是烈日,可是我没有汗水可以流出。我想逃离眼前的这个世界,但是我没有了一点力气,身子竟然是软软的。我的心在微微的颤抖,那种透骨的寒意包裹了我整个的身心。我有些惊慌,内心里满是哀伤,眼神里更是充满了恐惧。   身边的世界很嘈杂,然而我的灵魂却是寂寞的,黑色的马路很硬、很长。我的前面没有方向,只是徒然的走着、走着。我的脚好像是灌了铅,每向前迈一步,我都感觉很挣扎。   尽管我非常的不情愿黑夜的降临,但是落日还是卷走了白日的喧嚣,我孤单的身影在昏黄的路灯的照耀下悠长悠长。脚步匆匆的行人一个个的离我而去,汽车轰鸣着驶离了我,我极不情愿的被人流裹挟着,眼睛里含着泪,心里很冷很冷。   我不知道我的未来在哪里,我向前行走的脚步每一步都充满了艰辛,都使劲了我全部的力量,但是我却不能停下来。生命不息、奋斗不止,难道说这就是我行走江湖的宿命吗?我抱着我的吉他,脸上流着泪,喉咙里发出嘶哑的嗓音。“我要从南走到北,我还要从白走到黑。”   我并不想成为一个行脚的僧人,我有着俗人的渴望,更有着俗人的悲欢离合。我的欲望五味杂陈,我的肉身活了血生活在眼前这个光怪陆离的十八炼狱。   “相见时难别亦难,东风无力百花残。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突然一阵哀婉、凄绝的歌声飘了过来,我的眼睛迷离了。昏黄的路灯下,我看不到了其他的行人,大地也开始死一般的沉寂。映入我眼帘的是一个白衣女子,长发飘飘,两眼空洞,脸色惨白,嘴角翕动。那歌声竟然是她的口里发出的,她站在我的眼前,只是唱着歌。   啊!她的下身竟然没有脚,昏黄路灯下的她竟然没有影子。霎时间,恐怖充满了我整个的身躯,我不停的颤抖,嘴唇也一阵阵的上下抽搐。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只感觉我好像是睡去了,但是我觉得我好像又飞了起来。空中的我看到了我的身体直挺挺的倒在马路上,还有那个白衣女子盯着我的肉身一遍遍的唱着那首哀怨的歌。我的灵魂在城市夜空里飘荡,飘过了千家万户,我在很多行人的身前转来转去,有时甚至是还去亲吻那看起来非常漂亮的女士。但是她们好像是没有感觉,依旧是不停的向前走,向前走,一直走到了温暖小屋。   我追逐着行人的脚步,飘忽不定、闪展腾挪。我看到了,看到了同事阿菊正在和她的老公喋喋不休,困窘的生活已经使她失去了昔日少女的温柔。她唯唯诺诺的老公在她的呵斥之下,紧闭着双眼,竟然有一滴泪滑了下来。“爸爸、妈妈,你们不要吵了,不要吵了。我以后听话,我再也不要那个双肩背包了,我再也不要那件花衣服了。”阿菊的小女儿抱着妈妈的腰部,眼睛里含着泪不停的哭泣,不停的劝着爸爸妈妈不要吵架。我的灵魂跳跃着,我看到了阿菊的眼睛,她的眼睛里竟然也是泪水盈眶,嫁给老公十几年了,少女时代的梦想被现实无情的粉碎了。艰难的生活压得她喘不过气来,虽然她依旧容颜俏丽,但是她的心却老了。“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十几年的出租屋生活,阿菊真的是过够了,但是没办法,两个人的工资维持一家人的开销已经很不容易了,买房那简直是天方夜谭。   “哈哈,姜老板,你听我的啦,绝对没错的。这家酒店的小妹很正点的,一定非常合乎你的口味的。”我的灵魂飘忽,离开了同事阿菊的家,我竟然到了一家酒店的包间里。我看到了,看到了我生前的正在和本市的一个议员勾肩搭背聊的正欢。然而更让我吃惊的是,他们的酒桌上不是美酒佳肴,而是一具具琳琳白骨。更让我惊悚的是生前的女同事阿曼赤裸的躺在那累累白骨的上边,我生前的BOSS和那个议员正在有滋有味的咂摸着阿曼的乳房,那滴滴的乳汁一点点的流入了他们的口里。   啊!对的,没错的,他们都没有影子,更没有双脚。我!魂飞魄散,嚎叫着飘了出去。我的灵魂继续在城市夜空里游荡,我看到了太多太多我没有看到的…… 武汉的癫痫病医院哪家好好甘肃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武汉哪家医院对癫痫有好处癫痫发作意识丧失全身僵硬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