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随笔 > 文章内容页

【流云】月满心头_1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散文随笔
摘要:父亲母亲把多做的糍粑用力揉搓,做成一个个圆饼准备在我们离开时送给我们,像是揉进了他们对儿女们所有的牵挂。 常思念小时候过中秋节——白天做糍粑,夜晚赏月,看着皓月当空,想着那离奇的神仙故事,烟雾缭绕,竹影婆娑,节日里洋溢着收获的喜悦和休憩的恬淡,我们在父亲母亲扇动的微风中不知不觉睡着。而今那一幕幕已恍如隔世,自兄妹们成年以来,由于各人际遇的不同,团聚已经变成了一种奢望,虽然椿萱并茂,实难相聚膝下。为着这一心愿,我们已几番相约,今年终能圆梦,我们心里都很高兴。   然而最高兴的还是电话那头的父母。我把这个情况给他们一说,母亲一改低沉直接笑出了声,平时爱唠叨的嘴里激动地重复一句话:“那我就盼到的哟!那我就盼到的哟!”父亲连电话都没有接成,我只听见他也就重复那几个字:“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父母年逾八十,一辈子与土地为伴,含辛茹苦养育了我们六个儿女。姐姐年少时受家庭经济困难和农村重男轻女观念没有念成书,出嫁后其小家庭经济条件起起伏伏,家境改变很慢,姐姐的命运一直是父母心里的痛。弟弟先天弱智,生活不能自理,叔父建议把弟弟送养老院,让父母跟我们四个子女轮流过,父母听了都不吱声,至多一笑。大哥中考突发脑膜炎,父亲请几个人翻山越岭,将大哥抬了二十多里路送进医院,才保住了性命,大哥当年中考自然没考上,复习一年才完成了心愿。父母东借西凑,硬着头皮送我们四个上学,甚至不惜卖掉一半瓦屋。大哥上班后,尽力帮助我和两个妹妹上学,我上班后亦效仿大哥,一家人拉扯着总算走出了困境。而今母亲身体欠佳,只能帮衬着父亲做些事。父亲身体还好,在老家种地养猪,我们都劝他少干点,甚至为此闹过别扭,但父亲表面答应,暗度陈仓,他最充分的理由是:“以前种地交公粮,现在国家一颗都不收,为啥不做呢?”父亲常说他一旦进城休息就感到空落落的,腿脚也不适,家里那几块地似乎是他另外的儿女,依恋之深我实在难以用语言来形容,面对茂盛的庄稼和沉甸甸的收成,那份情感真正只有他自己才知道。   中秋前农收殆尽,大地竭力奉献了一年的养料,就如滋养了一大群儿女的老母亲,显得劳累而苍老,空气里弥漫着泥土的气息,收割后的土地借机都在喘口气。但佳节临近,眼看儿女们都要回来,父亲母亲却比以往更忙碌,母亲和弟弟一遍遍打扫尘土,将一切破旧收藏起来,将节日需要用的家什一样样备好。父亲则一次又一次到场镇购置节日所需要的物品,每次都要背回来一大框,碰见熟人相互递一支烟,关切人家孩子在外的情况,真实目的则是要让人分享自己内心的那份高兴、幸福和自豪。   过节了,天没亮父母就起了床。母亲把洗净的木蒸笼放在大铁锅中,羼水,烧开,待蒸笼热后将泡好的糯米一瓢瓢放进蒸笼里,用木棍在米中插出一个个小气孔,再用一根湿毛巾沿蒸笼上边绕一圈,盖上盖子,先小火让热入米心,再大火蒸熟透,整个过程约需三个小时。父亲在另外一个锅里,将芝麻、核桃、花生用文火慢慢炒,炒好后用石磨磨,父亲和弟弟用力推石磨,我则负责往磨孔中放料,原本截然分开的芝麻核桃花生进入磨孔后,变成细细的粉末交融在一起,从磨子的罅隙中出来,又沿磨槽围成一圈,由于出来的多少不一,高低错落,山壑分明,香味飘溢在我们四周。节日的气氛在这石磨的慢转和蒸笼的袅雾中孕育得浓浓的。小孩们从未见过推石磨,一会儿抢着推磨,一会儿把磨槽中的细粉放入口中故意吧唧出声音来,在大人的假嗔中兴奋得不得了。   母亲蒸好糯米后,父亲将从很远的地方弄来的芦竹洗净,将糯米一瓢一瓢盛出来,放入石臼中,我们几个人围绕在石臼周围用芦竹使劲舂,一下,两下,三下……将糯米舂得柔柔的细细的黏黏的,一团团糍粑就出来了。芦竹棍刚用完,孩子们就争抢了过去,啃那竹头上粘着的糍粑,然后当做孙悟空的金箍棒玩了起来。母亲将糍粑趁热扯成一个个小团放在碗里,撒上细粉和少许白糖,满嘴里都是糯糯的香香的甜甜的了。父亲母亲把多做的糍粑用力揉搓,做成一个个圆饼准备在我们离开时送给我们,像是揉进了他们对儿女们所有的牵挂。   入夜,父亲把一个糍粑饼放在盘子里,搁在一个小木凳上,拿出一大卷冥纸,对着东方烧化,双手作揖念念有词,祭拜月亮神,恳求月亮神对一家人的庇佑。但今夜云层很厚,眼看无月,孩子们带着糍粑的甜香美美地进入了梦乡,大人们在阳台上围坐在一起,畅聊各自的工作和生活,赞许、鼓励、批评、安慰的话语发自肺腑,字字入心,情意在我们之间流淌,与萤火虫的微光交织穿插着,无月的天空下月满在我们每个人的心头! 荆州哪医院看癫痫好洛阳哪家医院治癫痫好武汉哪家医院羊羔疯专科好癫痫大发作的症状表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