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随笔 > 文章列表页
  • 日期:2019-12-9“清桥”之梦

    “清风沟”和“桥儿沟”在白河县城,我愿意简称她为“清桥”,名字像安康稠酒,不醉人人自醉,又像白河腔调,温柔得跟水似的。因我在1984年高考第一次进城,是从“桥儿沟”去,从“清风沟”...[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春秋】心底的浪花(散文)

    山舞银蛇,原驰蜡象,严寒的北国是一片冰雪的世界。风吹出满眼的泪花,已望不见银装素裹的风景。寒寻着暖,匆匆的脚步奔向心仪的去处。如今南方人在调侃,去东北避寒。东北的数九寒天,外...[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丁香花开】我们的青春不打烊(散文)

    看到这样的标题,有朋友会问,都什么年龄了,还谈青春?我说,青春是燃烧的热血与激情,我们这群单车爱好者身上恣意绽放的不正是这火一样的性格与情愫吗?!在黄石,有这样一群中年人,他...[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菊韵】母亲,我的娘(散文)

    一个女孩,霸道地,对妈妈说,“女人,你是我的!”一个人习惯了,突然回到妈妈身边难免会不适应,也难免会有极强的依赖和占有欲。那时的妈妈,正和邻家的一对孩童聊着,看起来貌似很愉快...[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1-11【墨香】庄稼地里“刨”哲学

    摘要:妻子白了我一眼,说,种庄稼容得了杂草,就像你写文章容得了杂念一样,能写得出干净纯朴的文字吗?庄稼地的杂草跟你心中的杂念一样,不及时清除,最终害的是你自...[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1-11【浅韵】故乡的“铿锵玫瑰”

    我的故乡西泽以盛产美女而闻名,故乡的女人无论美与不美,都会被冠以“西泽美女”的称号,以示原产地的特别。曾经有一个中年男人这样夸奖他从西泽娶...[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1-4【清晨·时光】老爸的故事

      早上醒来,老爸正在杀鸭。刀子在鸭脖子上一抹,番茄酱似的液体流了出来,落在雪白的瓷碗中……  我一阵眩晕,赶紧用手蒙住自己的眼睛。我向来晕血,血腥的场面,暴力...[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1-4【晓荷】过年那些事

    无破坏:无 阅读:1081发表时间:2019-01-17 08:52:16 摘要:少年时代过年的记忆,清贫而美好!   说到底,过年的主要内容就是吃,只不过因...[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1-4【山水】春雪_1

    无破坏:无 阅读:1008发表时间:2017-10-07 09:56:05 摘要:立春那天,一场小雨结束了阳光明媚的暖冬,雪终于来了。   说也怪!竟然真的一...[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1-4【晓荷】又闻稻花香_1

    无破坏:无 阅读:817发表时间:2019-01-24 17:07:37   在呼尔达河畔,有一片肥沃的土地,这里以盛产水稻著称。适逢七月初,我们来到了远近闻名的...[阅读全文]

  • 1
  • 2
  • 3
  • 4
  • 下一页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