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随笔 > 文章列表页
  • 日期:2019-12-23【流年】这老头儿(散文)

    12004年的除夕夜,母亲从老家瓦区打来一个长途电话,我在迷糊中接通了电话,她在那头只说了句“你还好吗”,就匆忙挂断了。等我回过神来才知道她的心思。她是深怕打搅了我的休息,由于春节...[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东北】活法不同(散文)

    同一个小区的老关,以前总能在院子里看到他,最近忽然见不着他了。炎夏的一天,终于见到,却见他空前地容光焕发。一问,他笑呵呵地说:“退休了,我去海南当候鸟儿了。”老关一个普通的公...[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春鸣】东方爱情教科书——孔雀东南飞(游记)

    二零一四年寒假期间,我计划去向往已久的黄山。正巧,女儿回安徽婆婆家过春节,女儿建议我先随他们一同去安庆,然后她陪我去爬黄山。老天竟然跟我过不去,偏偏春节前的天气连续不佳。无奈...[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荷塘】故乡打铁人(散文)

    过去,每逢开春的光景,一老一少两个推着独轮车的打铁人便会定点报晓的公鸡一样准时来到村子里。他们轻车熟路在正街的老槐树底扎下营盘,支起风箱,点燃炉灶,把铁锤、夹钳、磨石、水盆等...[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清桥”之梦

    “清风沟”和“桥儿沟”在白河县城,我愿意简称她为“清桥”,名字像安康稠酒,不醉人人自醉,又像白河腔调,温柔得跟水似的。因我在1984年高考第一次进城,是从“桥儿沟”去,从“清风沟”...[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春秋】心底的浪花(散文)

    山舞银蛇,原驰蜡象,严寒的北国是一片冰雪的世界。风吹出满眼的泪花,已望不见银装素裹的风景。寒寻着暖,匆匆的脚步奔向心仪的去处。如今南方人在调侃,去东北避寒。东北的数九寒天,外...[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丁香花开】我们的青春不打烊(散文)

    看到这样的标题,有朋友会问,都什么年龄了,还谈青春?我说,青春是燃烧的热血与激情,我们这群单车爱好者身上恣意绽放的不正是这火一样的性格与情愫吗?!在黄石,有这样一群中年人,他...[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菊韵】母亲,我的娘(散文)

    一个女孩,霸道地,对妈妈说,“女人,你是我的!”一个人习惯了,突然回到妈妈身边难免会不适应,也难免会有极强的依赖和占有欲。那时的妈妈,正和邻家的一对孩童聊着,看起来貌似很愉快...[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1-11【墨香】庄稼地里“刨”哲学

    摘要:妻子白了我一眼,说,种庄稼容得了杂草,就像你写文章容得了杂念一样,能写得出干净纯朴的文字吗?庄稼地的杂草跟你心中的杂念一样,不及时清除,最终害的是你自...[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1-11【浅韵】故乡的“铿锵玫瑰”

    我的故乡西泽以盛产美女而闻名,故乡的女人无论美与不美,都会被冠以“西泽美女”的称号,以示原产地的特别。曾经有一个中年男人这样夸奖他从西泽娶...[阅读全文]

  • 1
  • 2
  • 3
  • 4
  • 下一页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