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人生感悟 > 文章内容页

【落尘】礼物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人生感悟
那时我正在做晚饭,礼物就来了,是睿送我的。虽然早在几天前我就知道她送我礼物的事情,但还是感到莫名的温馨。向来我都是感性的,尤其独处的时候,总会因为一些事情而想起曾经,想起过去的时光。   一、诗集   上午和丁兄聊天,就想到了大学的时光。我和丁兄的结缘是源于一个共同的爱好,那便是诗歌。我在大学期间没参加什么社团,也不擅社交,认识的人相对较少,所以丁兄是我在大学里除了同班同学以外比较谈得来的。学校有个社团叫“一闲诗社”,具体创办于何时,创办者为谁,我都不知晓。而丁兄便是该社团的成员了,确切说,丁兄高我一届,但我们之间以文会友,并不生分。   我虽然没有加入诗社,但是经常也会写一些诗歌,偶有被采用的稿件会刊发在诗社的社刊上。因而我的诗歌便有机会和丁兄的诗歌并肩了。丁兄擅长古韵,而我也喜欢胡乱涂鸦,我写诗歌,随性而发,并不在乎诗词的格律韵脚。“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作诗也会诹”我便属于此类。但丁兄不同,他工于格律,什么“平水韵”、“中华新韵”等都有研究。而我于此,则是一窍不通。   可能正是因为如此,我写的东西更有几分洒脱和不羁,在懂行的人看来叫做“有潜力”。所以,丁兄愿意教我。后来在他的带领下,我加入了徐州诗词协会,接触了很多诗歌方面有造诣的高人。但每次看到那些格律韵脚,我便头疼,无法静心钻研,所以最终还是于古韵上碌碌无为。   到如今已经很少再写古韵了,但是我仍然喜欢看古韵,每次丁兄在空间更新古韵的时候,我还是会去浏览,留言。转眼,毕业已经四年多,我写的多一些的文体就是散文、小说和新诗了,古韵已经荒废。近日,丁兄在空间里更新了两张“一闲诗集”的老照片,许多的记忆便牵扯下来。我记得曾经也有过一本,但是后来遗失了。不谈诗歌的好坏,单这两张照片就足够回味了。我留言丁兄,顺便转载了这两张照片。后来丁兄找我聊天,说要把这两本诗集送给我。我感动万分,丁兄谦虚地说,“我工作太忙,现在无暇写诗。睹物伤情,只觉得堕落。”因而要转赠于我,盛情难却,遂欣然接受。   毕业以后,我就与诗协失去了联系。确切地说,是我主动与诗协脱了联系。不写诗歌又如何忝列于诗人行列?丁兄问我还与诗协有联系么?我怯怯地说,“已经好久没交会费了,估计已被诗协除名。”丁兄说,“可以续交,不会除名。”我说,“算了吧,我已经不写诗歌了。”但丁兄了解我,他知道我虽然不写古韵了,但是却写了很多散文和小说,偶尔也会看到我的一些新诗。他于是介绍薛刚给我认识,说他的诗歌造诣很深,让我多交流,我汗颜无地。   我想这两本《一闲诗集》应该是我和丁兄友谊的最好见证了,也会让我想起大学里那些青葱的岁月。然而,这次收到的礼物却并非丁兄寄来的诗集。   二、同心锁   每次有人要送我东西的时候,我都会感到惶恐。“无功不受禄”,平白无故的收受别人的馈赠总让我不安。对赠与者来说是“赠人玫瑰,手有余香”,对收受者来说,则是诚惶诚恐了。故我不轻易送人礼物,也不敢轻易接受别人的馈赠。   睿在聊天的时候再三强调要送我礼物的事情,我一次次拒绝。但是她就是这样轴的人,你越是拒绝,她越是要送。最后没有办法,我只好同意。睿的礼物来了,是一个精致的桃木挂锁。闻之,有淡淡的烟熏味,木质自然是桃木了。整个挂件呈正方形,在两侧顶端分别有一个凸起的疙瘩,供穿绳索之用。在挂件中间有一条裂缝,把原本整体的挂件劈成两半,通过榫卯结构镶嵌在一起,成为同心锁的样式,也可以拆开成为两半,互为独立。我想这样的锁更适合情侣佩戴吧?合为一体,分可独立,虽然谈不上精美绝伦,但很有意蕴。   整个正方形挂件呈窗户的形状,四周边缘规律排列着正方形小窗,中间部分又有一个小正方形,里面依次排列着窗形图纹,用两根黄线贯穿锁的两侧,在黄线的底端和顶端分别有桃木同色的丝线绕城麻花的形状,使得整个桃木锁意蕴更为提升。   我是一个不喜首饰的人,全身上下没有一处装饰,就连手表我都觉得累赘。这样的挂件显然是脖间物品,但我只能陈列于自己的桌面之上,闲时把玩,以不辜负一番赠与之情。   仔细观察过礼物的外包装,是一个名为“桃之妖”的手工作坊产品。上有一段文字记述:   “相传夸父追日时,弃其杖于野,那杖化为一颗桃树,盘曲三千里之遥而仙气不散。世人取之制符,果然百鬼畏之。时日一久,那三千里桃木中成一女,因其貌美若仙,被世人誉为“桃之妖”。桃之妖永不忘其初衷,常常化作符图为人们驱邪纳福。”   这把同心锁出自“桃之妖”手工作坊,那自然便有驱邪功效,同心锁象征爱情,作为完整一锁,也便有了爱情的期盼。睿知我单身已久,送此物件,可谓是用心良苦。我开玩笑说,他日找到另一半,我便将锁分开一人一半了。睿不置可否。   三、桃雕   我出生于“桃雕之乡”泗阳,自然从小便知道桃木的辟邪功用。尝赠人桃雕,今日得人馈赠,似乎像是冥冥之中的一种轮回。家乡的桃雕品类繁多,可雕刻不同形态的物件,十二生肖,八仙过海,福禄寿禧,花篮,长命锁,桃木剑等等,不胜枚举。我父亲便是从事桃雕生意的,从我上学到走上社会,学费大部分是靠父亲走南闯北售卖桃雕挣来的。所以和桃雕的渊源由来已久。   年馑好的时候,家乡的桃雕更是远销海外。现今山东、河南等地的桃雕工艺便是流传自我的家乡。而这份“桃之妖”的工艺品估计也和我家乡的桃雕颇有渊源吧。   家乡桃雕最早记述于明末文学家魏学洢的《核舟记》中,文中写道:   “明有奇巧人曰王叔远,能以径寸之木,为宫室、器皿、人物,以至鸟兽、木石。罔不因势象形,各具情态。尝贻余核舟一,盖大苏泛赤壁云。   舟首尾长约八分有奇,高可二黍许。中轩敞者为舱,箬篷覆之。旁开小窗,左右各四,共八扇。启窗而观,雕栏相望焉。闭之,则右刻“山高月小,水落石出”,左刻“清风徐来,水波不兴”,石青糁之。   船头坐三人,中峨冠而多髯者为东坡,佛印居右,鲁直居左。苏、黄共阅一手卷。东坡右手执卷端,左手抚鲁直背。鲁直左手执卷末,右手指卷,如有所语。东坡现右足,鲁直现左足,各微侧,其两膝相比者,各隐卷底衣褶中。佛印绝类弥勒,袒胸露乳,矫首昂视,神情与苏、黄不属。卧右膝,诎右臂支船,而竖其左膝,左臂挂念珠倚之--珠可历历数也。   舟尾横卧一楫,楫左右舟子各一人。居右者椎髻仰面,左手倚一衡木,右手攀右趾,若啸呼状。居左者右手执蒲葵扇,左手抚炉,炉上有壶,其人视端容寂,若听茶声然。   其船背稍夷,则题名其上,文曰“天启壬戌秋日,虞山王毅叔远甫刻”,细若蚊足,钩画了,其色墨。又用篆章一,文曰“初平山人”,其色丹。   通计一舟,为人五;为窗八;为箬篷,为楫,为炉,为壶,为手卷,为念珠各一;对联、题名并篆文,为字共三十有四。而计其长曾不盈寸。盖简桃核修狭者为之。嘻,技亦灵怪矣哉!”   通观这篇小文,桃雕的神态、闲情、技艺便足以显现。难怪魏学洢要感叹“嘻,技亦灵怪矣哉”了。   与芮相识相恋年半有余,芮属蛇,我属虎,我曾于春节前后访村内擅长雕刻者,刻蛇虎桃雕一对,以礼品相赠。取大白桃核,正面刻下山虎一只,虎虎生威;背面刻盘曲蛇一条,活灵活现,镂空雕琢,静美绝伦。另又刻牛一只,福禄寿手珠一串,牛则馈于芮之兄长,福禄寿手珠赠予芮之母亲。   然时不我与,终与芮相分,一对蛇虎桃雕也分属两地,留下永久之叹。芮的桃雕尚在否?我已经不得而知。我的那一只,因为一时愤怒,被踩碎,扔弃,现已经无迹可寻。   今与睿相识,所赠之物为桃木同心锁,实让人感慨造化弄人。也许送出去的东西终将回来,只是时间不同,地点不同,形式不同而已。看着这一枚桃木同心锁,许多往事便涌上心头。我知道不日丁兄赠我的诗集也将到来,似乎我又变成了吟咏诗词的风流雅士了。   都说人到了一定的年龄才会相信因果轮回,才会懂得参禅悟道。我想,其实并不尽然,一个人所思考的事情终究与其自身的经历有关。经历越多,参悟的东西也就越多。或许某一天厌弃佩戴饰品的我,也会带上这串桃木同心锁,拿着丁兄寄来的诗集,在夕阳残照里,一杯清茶下品读。 西安有癫痫医院武汉哪个医院治疗癫痫效果好辽宁哪所医院看儿童羊羔疯好武汉正规的看癫痫病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