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全集 > 文章内容页

【墨舞】清明前后,点瓜种豆_1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全集
摘要:形式上的祭拜可以是定期不定期,心里的祭拜却伴随一生。    “清明前后,点瓜种豆”。每次到了清明,总会想起父亲曾经在清明时喜欢说的这句话。平时总想为父亲写点什么,可是每次提起笔来,寥寥落落的数行之后,再难以继续下去。在清明时节,这种感觉尤为强烈。   第一次和父亲去陵园祭奠奶奶是在我十多岁的时候,快到墓地的时候,远远就能看到山坡上高高低低的坟头错落有序地排列着。当时是什么样的心情,差不多了都忘记了,如今留下最深的印象就是一种莫名的恐惧。进了墓地,引魂幡上的纸条在风中猎猎作响,我不由地靠近父亲,并说:“爸爸,我害怕。”父亲的脸上露出平时难得的一笑,和蔼地对我说:别怕,其实人死如灯灭,来这里祭奠,就是活着的人对逝去亲人的怀念。在咱们老家,清明节谁家的坟上有新土,说明这个家族后继有人。现在想想,父亲大约说的是传统中家族生命的延续吧?再大一些,便没有当初的恐惧,父亲也不再领着我,而是由大哥带着我们几个去陵园做祭奠的事情。   小时候在心底还是特别畏惧父亲的,和小朋友们一起玩的时候,假如远远地看见父亲,总会偷偷地躲起来。记得有一次,和几个小朋友在我家对面104地质勘测院的围墙上玩,围墙足有两米多高,最上边还有一层防盗用的铁丝网。现在想不起来为什么要在那么危险的地方玩,或许那时是把自己想象成战争中的解放军?无意中,我远远地看见了父亲的身影,连忙翻过铁丝网,从围墙的另一边滑了下去,可能是因为着急,手上被铁丝网的刺丝划出一道血痕,也可能是当时极度的恐慌,竟忘记了伤口的疼痛。傍晚回到家,才发现手背上有一道伤口,我对父亲说,不知道什么时候弄破了手。父亲突然严厉地说:你是在翻104地质队围墙时候划破的。当时我害怕极了,生怕再挨一顿揍。那天运气不错,没有挨揍。父亲给我伤口上涂了一些紫药水,然后说:以后不许再在围墙上玩了!现在想想,父亲应该是早就发现我在围墙上,只是当时父亲装作没有看见我,应该是怕我在惊慌之中从墙上摔下来吧?   父亲去世后的第二年,女儿出生,我自己做了父亲。随着时间的推移,才慢慢懂得了什么是父亲,父亲就是大山一般无言的爱!   在生命的长河中,父子相遇,父亲把他的孩子带上一列没有返程的生命列车,教会孩子如何适应列车上的生活,然后,父亲在旅途中的某个站点下车,结束这次生命之旅。他的孩子带着对父亲的思念,继续这趟生命之旅。龙应台在《目送》一文中写道:“我慢慢地、慢慢地了解到,所谓父女母子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你站立在小路的这一端,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默默告诉你:不必追。   父女如此,父子亦如此,只有透过生死,才会明白亲情的重要。人一生最悲哀的事情,莫过于苦苦追求那些原本可以放弃的,却忽略了生命中那些最最宝贵的;人生难免会有迷茫,关键在于明白自己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月华如水,转瞬间时光的步伐已悄然掠过了青春的沧海,昔年父亲的容颜在脑海之中却一如当初。而今,我只能用一丝无奈的文字,祭奠着逝去的时光。“三十年前此路,父兄持我东西。今日重来白首,欲寻陈迹都迷”。起风了,落地的枯叶随着春风瑟瑟地翻滚着飘向远方,命运注定落叶必将会随风飘零,这就是生命古老不变的定律。   每次到了清明,父亲总会说:“清明前后,点瓜种豆。”父亲每次在说完这句话时,不忘补充一句:“老家的麦苗应该有一尺多高了。”每次我想起这句话时,眼前总会浮出一片浓浓的绿意,遮挡住眼前的一切。 成都小儿童癫痫医院山东哪治儿童癫痫郑州能治疗癫痫的医院在哪里癫痫病发作都会有哪些症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