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秦风秦韵 > 文章内容页

【星月】院墙的变迁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秦风秦韵
   走进东北乡村,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这院墙了。院墙是村庄的一张名片,是社会主义新农村不断向前发展的典型标志。   村庄里的院墙,同时也作园墙,早先是用树枝作的篱笆,俗称障子。夹障子最好用柳树枝,笔直细长的新枝为佳,笔挺、柔顺,有韧性。赶在无风天气,先用铁锹挖成一溜窄沟,一锹多深为宜,再将备好的柳枝的根部顺次插进沟里,埋上土,踩实,一条青纱障便展现在眼前。然后,再挑选些粗细适中的长柳枝作“腰”,障子里外各横放一根,对齐,每隔一小段距离就用细绳或铝丝勒紧。若障子高的,最好作两道腰,以免枝头旁逸斜出。两道腰顺次接力下去,整个院篱笆便水到渠成。此外,还可将障子的梢头用镰刀削齐,整体会显得更美观。   可以说,这种柳枝式的院墙,在人们的眼里,也不失为一道亮丽的风景。更奇妙的是,得到雨水的滋润,篱笆墙中的个别柳枝竟然生根发芽、吐叶展枝成活下来,有的竟能长成粗壮的柳树,给偌大个庭院增添了无限的生机与活力,树荫下便成为夏日里人们纳凉闲聊的休息场所。倘若每根都有幸存活,那就真的成了高而密的青纱障了。   如果找不到相宜的柳枝,人们也常常会用杨树枝或葵花杆,也有用高粱秫秸、苞米秸秆的。杨树枝大都宁折不弯,枝棱八翘,勒腰时就要费力气,整个障子看起来就不如柳枝篱笆墙整齐美观。将粗细均匀的葵花杆掐去弯头,围成的篱笆墙倒是齐刷刷的,但埋进土里的部分极易腐烂,风一吹便可能成片倒地,顶多能挺过一年。   家家有篱笆墙,家家就有了温馨的庭院和碧绿的菜园。回想起来,篱笆墙还承载着儿时的好多故事。炎炎夏日,长长的障子里,蚂蚁在上边爬上爬下,蜘蛛在那里拉网,蛾子在那里藏匿,蜻蜓、蝴蝶、麻雀常常在稍头小憩。爬山虎、豆角秧、葫芦藤也会乘势而上,篱笆墙便成了绿色的屏障,且点缀许多五颜六色的花朵。屋门前的障子上还晾过衣服、夹过盖帘,镌刻着孩子们的欢声笑语……   记得有一次,我在院道边的篱笆墙上发现个秘密,一枚小向日葵般的灰色“窝煤”挂在枝间,上面有些马蜂在忙碌着。顽皮的我虽已知道其为何物,却因好奇,还是忍不住拿棍子去捅。结局可想而知,我被暴脾气的马蜂蛰得好惨,额头上鼓起好几个红包,疼痛难忍。此事不径而走,很快成了伙伴们的笑柄,同时也更加深了我对儿时的种种记忆。   过去村民们夹障子,是件司空见惯的事。但如今谁还会看到那种场景呢?古老的篱笆墙,不知不觉就退出了历史舞台,如今就连泥土墙也不见了踪迹。要说土墙对我们来说,有好多情结令人难忘。土墙的历史也不算短暂,十年前,土墙在农村相当普遍,家家都有。那时,各家各户房前屋后若没有土墙围护,就不成其为庭院及家园。几乎每家都备有打土墙所需的工具:四根粗细均匀的原木、八根细麻绳,一两副墙堵头。此外,我还记得外婆家有几把大木槌,那是手巧的外公自己制作的,多数人家都没有。   工具备全了,打土墙就有了着落,但要打好、打结实还真是不容易。村民们大都就地取土,在墙外挖沟,沟与墙根儿还不能太近,否则雨大水满,墙就会被泡倒。沟挖太远也不行,上土费劲不说,一旦破坏了道路,定会给乡亲们出行带来不便。墙里外各两根原木,起底时稍宽,逐渐往高收缩。可以接原有的墙打,另一端便可用木板钉作成的墙堵头,外支一根柱。里外原木由麻绳交叉固定,系绳头有专门的方法,确保系得紧,还容易解开。填上一层湿乎土后,全家老小齐上阵,穿着平底鞋在上面来来回回地踩,用脚跟狠劲往下点,尤其是边边沿沿更要踩实;否则工程未等竣工,便会堆帮,势必前功尽弃。记得外婆家打墙时总是边踩边抡起大木槌夯实,这样定会更结实。   待一层土墙打完了,就将墙里外下边的那根原木卸下,托到上边来,拽住绳子的粗头将其抽出,拽绳切记拽粗头,省时省力,于是墙体就可见虫洞般的细眼儿。再用这绳子将原本固定,墙顶再次出现凹床,地上的人用锹取土继续往上扔,上边的人并排踩实。边上土边踩实,一堵墙不到一上午就矗立起来。等墙体够高了,就将四根原木卸下来,这时要先卸上边的两根。将八根绳通通拽出,把堵头挪到下一段要打的墙的一头。最后一道工序,是用平板锹将墙里墙外的表面削平,大都是有经验的长辈才能做。削得好,墙面平滑,墙体上窄下宽,挺拔而美观,常会得到过路的人们啧啧称赞:“这杆墙打得真漂亮,活儿干得地道!”   为了保护土墙,让土墙能够经受住狂风暴雨的考验,父辈们还有一招。就是用车从草甸子上运回些碱土,卸到墙边,掺些羊草,和成泥,一锹锹顺次扔到墙顶,再用泥板抹成馒头壮。为了防止鸡们跳墙祸害菜园,人们时常还将剁好的一段段柳树枝、杨树枝或榆树枝插到刚抹好的墙顶。泥干后相当结实,这样盖了帽子的土墙,抗雨淋、耐风蚀,能保持多年坚挺不倒。   倒塌的土墙大都逢在汛期。一场大雨过后,院子里、村道上汇流成河。雨一停,人们就房前屋后地去察看。这时候,总会看见谁家的院墙倒了,或是一段,或是几个豁口。村民一碰头,就不停地议论起来,雨如何大,谁家的土墙倒了,还有谁的仓房后墙或大山墙也没挺住,堆帮了。砸了园子里的蔬菜,还好顿可惜,脸上流露着无奈的笑意。每每这时,乡亲们也就忙碌起来,互相伸出援助之手,窜换着使用打墙杆或四齿叉、二齿子。土墙倒塌的面积大,就要用打墙杆重新建起;土墙头有了缺口,最好就地和泥,掺些羊草或陈苞米皮,用羊叉垒上,看起来与土墙不太协调,如同打补丁、贴膏药。   当然,叉墙也是一项技术活,首先泥得和好,不宜太稀,羊草掺得适量。如果叉得不好,还不等完工,墙体就会坍塌倒闭。当年村里住的泥土房,也大都是用墙杆打的。也有用土坯一层一层垒的,但要许多坯块才行,每年人们大都会在草甸子上拓出几十块坯,以备入冬前换土炕时用。所以,叉土墙盖房就很普遍,干燥后也特别坚固。当时,一些淘气的男孩,总爱在没插树枝的墙顶上走来走去,就像走独木桥似的,张开两只臂膀,掌控着平衡,互相比赛着,看谁走得稳、走得快、走得远。每每这时,总免不了大人们摆手、吆喝,担心孩子们摔下来,害怕他们踏坏土墙。所以,有些土墙并不都是雨水冲倒的,也有的是被孩子们踏坏的、骑坏的、扒坏的。   后来,不知是谁发明了水泥板。两米高的方柱,相对的两面作成凹槽,用以连接水泥板。水泥板大约两米长,一米半高。方柱和水泥板均由细钢筋和混凝土构成,利用现成的模板制作,既方便又快捷。这样,有头脑的个别农民自己也就成了小老板,天气暖和时,农闲时也忙个不停。自己忙不过来,就在本村雇佣几个工人,制作好了就上门给各家各户安装,便会得到一份收入。农民的日子富裕了,也不在乎出那几个钱,求的是省时、省力、省心,院落整洁、规矩。有了整齐、美观的水泥板院墙,那些老土墙也就逐渐被淘汰了。如今放眼再望,村庄里大都用红砖修筑起了坚如磐石式的院墙,和平坦的水泥村路与漂亮的砖瓦房配合默契,墙外树立起了太阳能路灯,墙面还可绘就一些宣传标语或公益广告、图片新闻。不知不觉间,一幅幅祥和、幸福、和谐、秀丽的乡村画卷展现在人们面前。   从原始的篱笆墙,到老土墙、水泥板,再到现代化整齐划一的砖院套,这一系列不平凡的发展历程,无不印证着改革开放40年来村容村貌的大变迁、大兴旺和大繁荣! 武汉治癫痫医院排名如何治疗癫痫频繁发作?广西最好癫痫医院在哪哈尔滨看羊癫疯医院哪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