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美文欣赏 > 文章内容页

【墨海】传奇老人与他的偏方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美文欣赏
   (一)   在我们的老家,有一位德高望重的老者,虽然早已驾鹤西游,上天做起了神仙。但是,他的名字却经常被人们不经意地提起。以至于相隔三四十年之后,尽管随着时间的交替、岁月的流逝和世事的更迭,往事如同缥缈的烟尘,在人们思维的空间逐渐消散。然而,他的形象却不曾被湮灭,还依然出现在我们的记忆里,让人久久不能忘怀。   说实在话,这不是因为他有什么显赫威势的地位,也不是因为他有什么积金至斗的财富,更不是因为他创造过什么惊天动地的业绩。相反,他所以让人们无法忘怀,并且为之深深地感动的,恰恰是因为他身份的卑微、命运的多舛、生涯的困厄、以及起伏跌宕的人生经历。   他的姓名叫章得良。因为他的辈份很高,比我们大了好几辈,而且在兄弟之中排行第二。我们为尊长者讳,自然不能直呼他的名字,只好遵照大人们的吩咐,都叫他“细叔公太”。如此时间一长,他的名字倒鲜有人知道。   据说,这位“细叔公太”,由于少年时曾经读过两三年的私塾,显露出不太一般的天分,在民国后期偏僻闭塞的山区,也算得上是识文断字的“秀才”。于是,他被当地的乡绅们看中,作为难得的乡土人才,推荐给当时的国民地方政府,经过一番严格的遴选考核之后,当时只有二十几岁的他被委以“重任”,当上了村里的副保长,也即人们平常所称谓的“保队副”,似乎获得了同龄人难以祈求的荣耀。然而,正是这个当时他不太愿意接受、却无法推脱的不列级的“官职”,使他本来平凡不过的人生,从此变得异常复杂起来,甚至到了百口莫辩的程度,蒙上难以拂去的世俗灰尘,罩上无法摆脱的命运“紧箍咒”,成为一个永远也走不出去的阴影,伴随他走过了艰难痛苦的人生历程。   其实,他担任这个被强行委任的“保队副”职务,也只不过一年零二个月的时间。等到一九四九年的冬天,随着全国的逐步解放,土改工作队进驻到我们的家乡,实现了新一轮的“改朝换代”,这位“细叔公太”的“官运”也就嘎然而止,寿终正寝。据说他在担任旧政权的“保队副”期间,其实没有干过什么坏事,只是在上面派人到村里抓丁拉夫、或者征收人头捐税时,受到县、乡两级官员的威逼,被迫出去带过几回路。而且,他每次在前头带路的时候,都会特意穿上一双鞋跟上钉着铁钉的木屐,沿着客家围龙屋纵横交错的天街绕圈子,故意走在光滑整洁的石砌路上,发出“嘎哒、嘎哒”的响声,在半夜时分空旷寂静的小街巷里,显得格外地清亮悠远。借此向周围的群众发出危险将至的信号,引起乡亲们的警觉和注意,做好躲避和逃跑的准备。因此,在他参与的历次行动中,大抵都是铩羽而归,徒劳而返,让上边派来的人员大惑不解。   尽管如此,他毕竟曾经在反动政权里头干过事情,也就摆脱不了干系,洗刷不了自己的罪孽。全国解放以后,各地实行土地改革。当时为了甄别各种阶级对象,对全体社会成员的阶级身份,进行了一次评定和划分。我们这位“细叔公太”,因为解放前复杂的历史背景,曾经担任过伪政权的“官员”,加上当时家境较为宽裕,其家庭成份被划定为富农。他本人当然也被视作敌伪政权的残渣余孽,刻上了阶级异己分子的烙印,成为必须接受无产阶级专政的“四类”分子。此后,他在历次政治运动中,都会不同程度地受到株连,被当作阶级斗争的“活靶子”,首当其冲地受到严厉冲击,被押到各种公开的场合,接受人民群众的批判斗争。在接受群众批斗的过程中,只许老老实实、规规矩矩,不许乱说乱动,没有半点自由,处境十分悲惨。   当我们记事的时候,已经是文化大革命的后期,仍然处在急风暴雨式的阶级斗争环境下,经常可以看到这位可怜的“细叔公太”,以及其他接受批斗的“四类分子”,戴着纸糊的“高帽子”,被民兵们押上批斗会的现场,在台上跪成一长溜,抖抖索索,毕恭毕敬地接受群众的批判。   有时候,在慷慨激昂的批判大会上,还会出现“全武行”的斗争场面。这些被视为抗拒改造的“四类分子”,被民兵们不断地“触及灵魂”,施以暴力,拳打脚踢,弄得东倒西歪,在那里悲惨地呻吟。而且,在接受批斗的过程中,绝对不敢出声,必须咬紧牙关,忍气吞声。否则,如果忍不住发声,必然遭受一阵更加暴戾的拳脚。   当然,我们那时候因为年幼无知,长期受到阶级斗争观念的熏陶,缺乏历史传统文化的教育,缺少人文主义观念,没有是非判断能力,对这种嗜血的斗争场面,倒是觉得十分地好奇,感到无比的刺激。并且对这些被斗争的对象,也似乎有一种与生俱来的阶级仇恨,从内心里蔑视他们、仇恨他们,对他们感到深恶痛绝。   那时候,我们从学校旁边的“红卫台”经过,从上面高高挂起的会标上,就可以看出其中的许多名堂,判定晚上即将上演什么样子的戏码。凡是上面写着“批判大会”字样的时候,晚上必然出现风浪不大、涛声依旧的“文斗”场面,让我们心里感到很不过瘾。如果上头出现“批判斗争大会”字样的时候,就知道晚上必然掀起暴风骤雨、惊涛骇浪,出现十分刺激的武斗场面。我们对此情绪高昂,心跳加快,血管贲张,内心会产生一种莫明其妙的冲动。   每当到了这个时候,经常可以看到“细叔公太”与其他的“四类分子”一道,接受连篇累牍、排山倒海般的批斗,遭到触及灵魂残酷无情的斗争,饱尝民兵们犀利凶狠的拳脚,经受心灵和身体双重的摧残。在每次批斗大会开过后,经常可以看到他瘸腿的老婆和十来岁的女儿,两个人相互搀扶着,眼眶里含着婆娑的眼泪,凄楚地站在自家的门坪上,等着他踉踉跄跄地回家。他家的墙角边总是在支起一个小炉灶,上面放着一个破瓦瓮,炉灶底下燃烧着熊熊的火焰,瓦瓮里面冒着热气腾腾地蒸气,飘逸着薜苈、半枫荷、勾藤、铁包金等疗伤草药混合的气息。   但是,与批斗大会上的情形截然不同的是,只要这位“细叔公太”回到家里,就会受到人们的欢迎,甚至得到大人们超乎寻常的尊敬。他平时为人低调,处事沉稳,对人温和谦让,显得彬彬有礼,总是喜欢一个人呆在家里,默默地做着自己的事情。我们很少看到他走出家门,到大家经常聚集的公共场所,与其他人闲聊。他虽然言语不多,显得沉默寡言,但是每逢村子里有什么比较重要的事情,大家都会前去向他讨教,征求他的看法和意见。   尤其值得称道的是,他的身上总是披着一层神秘的色彩,透射出执著的精神和睿智的力量,让人感到十分的惊奇,从内心由衷地产生钦佩的感觉。他不但会制作传统的禾梯桴搭、风车砻碓、犁耙耖锄等各式农具;而且还会编织笊笼篮篓、箩筐簸箕之类的精美竹器;不但能够熟练地加工桁梁瓦角、桌椅橱柜等房屋家具,让许多泥匠木匠们刮目相看;而且还有龙骨水车、单人辘轴、双人辘轴等许多发明创造,为生产队节省了许多劳力,减轻了群众的劳动强度,提高了劳动效率,促进了当地的粮食生产。   他的兴趣十分广泛,喜欢琢磨事理,认真思考问题,凡是看到感兴趣的机械、农具之类,总是饶有兴趣地刨根问底,一定要弄出个究竟,搞清楚其中蕴含的原理。平时他在家里,喜欢一个人写写画画,将观察到的各种新机械、新农具以及制作的原理,通过思考绘成设计草图,进行初步的规划设计,反复进行论证,然后动手进行加工制作。通过不断进行实验,最后推出设计制造的产品,展示他的发明成果。因此,由他自己独立完成,或者与他人合作,制作了龙骨水车、双人辘轴等好几种新式农业机械,成为我们当地轰动一时的新闻,并被广泛应用于农业生产。   比如他所发明的龙骨水车,就是根据前人制造木制水车的方法,总结其中的优点和缺点,结合当地的实际,采用新工艺制作而成的。它一改以往笨重的木制水车,除了木架和转轴采用杉木以外,其余全部使用毛竹制作而成。具有功效增大、结构轻便、制作简单、运转灵活、经久耐用等特点,发挥了水利灌溉方面的巨大功效。这种龙骨水车,高高地耸立于家乡的河畔,在激湍的溪水的冲击下,发出“咿呀、咿呀”的欢歌,将清澈的溪水舀起来,倒进木制的水槽中,流进坦荡无垠的农田,灌溉茁壮成长的禾苗,荡漾起丰收的激情。此情此景,让我终生难忘。   还有我们小时候最喜欢玩的辘轴,分为站着操作的单人辘轴和坐着操作的双人辘轴,只要在立式辘轴上套上座架,就成了座式的辘轴,具有取材简单,制作方便,工效显著的特点,这也是他最新发明的劳动工具。这种使用耕牛牵动的农具,大部分使用松木制作而成。外面是一个四方的框架,左右各挖一个轴孔,中间安装一个酷似洋桃的转轴,套上一条铁杵作为轴心。只要挂上牛轭上的铁链,将耕牛吆喝起来,就可以运转自如地工作。这样,可以省略原先既要倒稿犁田,又要耙田整地一系列繁琐复杂的工序,一次性完成耙田整地,立即就可以莳田插秧,极大地节省人工投入,减轻劳动强度,得到群众广泛的好评。   每年放农忙假的时候,我们都要回去参加农业生产劳动,来到田野里的第一个愿望,就是央求大人让我们尝试打辘轴的滋味。我们在大人的帮助下,站立在辘轴上面大声吆喝,驱赶着前面行走的耕牛,对着一茬茬收割过的禾稿,在水稻田里“咕嘟咕嘟”地前行,后面翻滚起一层层黑油油的泥浆,如同挺立在船头航行大海的感觉。   除此而外,他还根据自己的祖传秘方,结合自己平时的观察和实践,摸索出一套治疗疑难杂症的良方,给当时缺医少药的农村群众,带来了治疗疾病的健康福音。   世道轮回,与时推移。1978年底,中共中央正确分析了我国的社会结构,认为地主、富农分子经过二十多年以至三十多年的劳动改造,他们当中的绝大多数已经成为自食其力的劳动者,应该得到公平对待,享受公民的正当待遇,因而作出关于地主、富农分子摘帽问题和地富子女成分问题的决定。这一决定迅速在全国得到贯彻落实,至少结束了2000万人长期受歧视的生活。“细叔公太”听到这个消息,不禁老泪纵横,百感交集,不胜唏嘘,心里头感到无比的高兴。全村群众无分男女老幼,也都纷纷前来他家道贺,一时间门庭若市,从者塞途,如同过年过节一般的热闹。此后,老人家扬眉吐气,喜笑颜开,好像一下子年轻许多,性格也变得开朗起来,过上安定平和的生活。   然而,这位细叔公太”毕竟年事已高,再加上以往长期经受身心折磨,损害了身体机能,侵蚀了健康细胞,影响了命中阳寿。两年后,终于撒手人寰,遗憾离世。但是,他以自己复杂的经历、凄苦的境遇、坚忍的毅力、丰富的见识、以及广博的实践经验,默默地书写自己坎坷的一生。从来没有没有因为命运的播弄而沉沦,因为生活的窘迫而懈怠,仍然以其哀而不伤的信念,毕生奉献自己的智慧和力量。因而,他理所当然地赢得人们内心的尊崇和敬重。      (二)      我在还小的时候,最初听到有关“细叔公太”的故事,是治愈本村一个人的下巴脱腭。因为带有传奇的色彩,并且具有一定的戏剧性,所以深深地烙印在我的脑海里。   话说这一天,洪同权刚吃过早饭,跨出自家厨房的门槛,嘴里打着响亮的饱嗝,随之呼出一团团白色的气体,来到屋子外面的土坪上。现在正值初冬时节,天气开始变得有些寒冷,远方笼罩着浓重的雾气,将葱茏的山头隐藏起来,如同小孩子捉迷藏一般,显得影影绰绰、虚无缥缈。   洪同权今年十五岁,本来在东坊中学读初中。因为文化革命开始以后,学生都到各地搞串连,他也十分风光地刚从外地串连回来。学校早已停课闹革命,学生们尽管少了羁绊,变得无所适从,大都回到家里玩耍。他也只好整天呆在家里,变得百无聊赖,无所事事。   他仰头看东方的天空,依稀看到一抹晨曦,被厚实的云层包围着,阳光从云缝里挤了出来,闪耀着玫瑰色的光泽。他想,太阳应该就要出来,能够带来一丝暖意,可以驱散冬天早晨的寒气,给身上带来暖和的感觉。突然,一阵寒风吹来,他的脸上掠过冷嗖嗖的感觉,让他打了一个寒噤,鼻子里一阵奇痒,张口打了几个哈欠。他用力揉了揉鼻子,奇痒的感觉似乎没有消减,刺激着身上的交感神经,让他内脏血管收缩,冠状动脉扩张,鼻孔堵塞,眼睛发痒,眼泪也渗透了出来。他忍不住迎着冷风吹来的方向,一下子张开大口,用力打了一个喷嚏:“啊—切”!   这时候,洪同权感到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猛烈地从脸腭传遍了的全身,让他头脑一阵眩晕,差一点跌倒在地。他连忙扶住面前的竹篱笆,顿然感觉自己的下腭,从原来的地方发生了位移,已经不听从的使唤,只好用手触摸了一下痛处,感到一阵更加剧烈的疼痛弥漫开来,全身猛烈地颤抖,异常痛苦地呻吟起来,嘴角上流出一绺一绺的口水,散发着浓重的韭菜味道。他发现自己目前出现的情形,急得在土坪里打转,只好“唔哇--唔哇--”’地嚎哭起来。他想喊一下在厨房的餐桌上埋头吃饭的父母,却无法张口说话。这时他才惊恐地发现自己,已经无法清楚地吐出字音,完整地表达准确的意思,显得语音含混,语无伦次, 西安癫痫医院有多少河北好的治疗癫痫病医院是哪家哈尔滨儿童医院羊角风科挂号江西哪家癫痫病医院效果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