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民间文学 > 文章内容页

【柳岸•美】瘦马南山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民间文学
摘要:我一直有一种很强烈很强烈的热恋,那就是故土情结。 【一】夜稷山   第一次走进稷山的夜,远远近近,霓虹闪烁,如入梦里。   虽然北京的夜曾长长短短的端祥了两个多月;虽然知道了会跑会飞的星星其实是北京夜色里的风筝;虽然夜色的北京迷幻而富绚丽,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新鲜一过,就会缺乏一种味道;无论天桥,无论天台,高高的仰望探秘之后总会有更多更细腻的哀愁爬上心头。但这华灯,这静静流淌的是家的风味,宛若小泉流水,让我的内心充满羔羊的安详,“叮咚,叮咚”让我平静……   春色迷离的夜晚,稷山小城馨香而甜蜜着。川流不息的人群哦,都是我的同宗父老。我们喝同样的一杯茶渣,我们吃相同的麦种,我们的心自然也是同脉的流淌了。沿着这条夜的霓虹,我先是寂静的飞扑,然后是静静的融入,就这么被温暖灌满与这街市融入。我把自己交给夜色,也再交给心。“四馆一”近了,“稷王广场”近了,县委广场,民乐园广场……都近了,近了。   一段段铿锵的音乐里,一个个背影或矫健或婆娑,哪一种都让我心潮澎湃。哪里好像都有我的影子在晃动,我的叔伯哥嫂,我的姐姐妹妹啊,稷山是我们的家,那么我们便是一家人。   “去吧!去吧!”   每到一处,老王都要连声示意,要我也去踏入这灿烂的烟火。我有时笑笑,有时摇头,有时又不自禁也展臂舒怀的去蹦跳,去舞动,品味这夜色里的沸腾,我想呼啸和呐喊,我要用我的血液来点燃心中炽热的这团火,我跑过去,我飞奔,老头老太太那里扭扭,年轻人的火热里也扭扭,满血复活的一个稷山魂灵便就这么诞生。   “去,去坐坐。”   老王看着浑身喜悦的我,指着近处娃娃剧场里的碰碰车,要我也去试试。蹦蹦床,旋转木马,海盗船比比皆是的夜色里,它们要我重回童年。   “若时间可倒流,那我就赖着欢乐不下来了!”我笑着,摇头着,摆手着,心里全是一施拳脚之后的欢愉。   “呵呵,等你有了孙子,你带他,他也带你。”   我还真期待那么的一天快快来,我便也要做天使了。   什么时候迷恋这样的夜色的啊?好像不太记得了。   很久很久以前,每去一次县城都是很隆重的一件大事。逢四七赶集,早早就要开始收裝打扮,骑着三八自行车,“吱吱扭扭,吱吱扭扭”,从黄土小径中,一上一下的蹦跳,颠簸着,心里也激动着。那时不花钱,大多只是看热闹,几分钱买个冰棍,在嘴里啜,一啜一点,一啜一点,便就是天大的福利了。大了,再大点,会揣点钱,给孩子买衣物。也是一年一次的贵宾宴样式,早早去,早早回,哪里有什么夜色可看。现在在这霓虹里穿梭变成了眨眼的事,只要你有闲有钱,大排档、小吃摊、大餐馆、红红绿绿的等着你,你来,它笑着,你去,它还笑着!它只是一天比一天丰盈的摆着自己的姿态来欢迎你。招待你。   稷山,便这样!稷山夜,便这样!稷山人,也便这样!!!      【二】我的乡村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乡村。我的乡村在我心里,在我的骨血,在我的肌肤里。   “我的日历就是小麦,玉米和野地里的花花草草。”书上这样说,我的乡村就是书中的样子。乡村,永远是慢悠悠的,日升、月落,光影重叠,炊烟袅袅,花开花谢,春夏秋冬,往来反复就都那么自在。   清晨,一片薄幕披纱,乡村开始醒来。田野里、土埂上、泥土中,植物的香气扑面而来,清甜温润的气息在空气中弥漫,各家各户的门“吱扭扭”划了一道缝,洗衣的女人,放牧的牧人,上地的人们就都开始出动。鸡叫,狗叫,白色的炊烟开始绕着屋脊,空气里又有了锅巴的香气,这便是乡村。男人们驾着犁,赶着牛,“哞哞哞”的声音呼唤着新日新始。   记得小时候,喜欢端着大大的青花碗,装着妈妈精省的鸡蛋汤,把玉米小麦杂交的面卷三掰两掰搓成小块泡好,再放上几根盐泡萝卜,走到阳光正好的院外墙根处,晒着暖,竹筷剁成碎粉的粮食的香熏让小肚子暖暖的;冬天,厚棉袄憨憨的,大碗的玉米糊糊,缺着牙的笑容,美。   奶奶坐在门槛上,用枣木拐杖赶谷子、麦子上的麻雀,这都是童年里的图画。虽然短暂,但记忆却一辈子。再高明的画家也比不过它。   乡村里,人们的眼神,表情,干净可爱,没有一点儿的挣扎。一切都是天然,大家闲闲地坐在院里,或是田间地垅,择菜、剥豆、收拾院落、缝补衣裳、纳鞋底,那是乡野纯情。   植物开花,植物结果,四季更替,没有焦虑,没有怨尤,也是乡村。日子是敞亮的,宽阔的,也是平静的。   也有远离,但乡村也从不曾离开过心口,微风吹起,闭上眼,深呼吸,它就在眼前飘。   一个人走在日影西斜的异地,牡丹、秋月、浮云……他乡的景再美,也没有灵魂安放处的那一种味道,那是属于乡村人的魂魄味。乡村属于静坐着的劳作,心里愉悦着绣花,只是闲来无事想看看;院子里的落花此起彼伏,喜鹊呢,燕子呢,它们清脆地啼叫起来,只是为了赶黄昏时的那场无关紧要的雨。夜晚之后,就会有月光淡淡地爬上了树梢……   这样的乡村是我的乡村,它住在心里,长在骨缝里。      【三】冬山访雪   山,其实就在眉毛间。屋檐平厦背后的北山用脚步丈量也就是百十步的距离,所以站在红瓦屋檐的平台面北常常就一个直觉,抬脚就在山腰。   也许习以为常,视久产生了疲劳,我进山反而更喜欢舍近求远去弯一段路,南行一里,向西,沿着村庄绕过小学校,让暖暖的太阳追着背影,沿着崎岖的土埂小路、软软的泥土清香,一边走一边赏优幽而静深的风景。   朗朗书声和村庄在身后开始渐行渐远,峡谷便出现了。两边的山峦都已打上了太阳的光晕,山路爬行,几步之后就会热气扑鼻,周身的血液也就有了暖流。   天光就这样渐亮,山峦叠嶂就成了一方山水合景的水墨泼彩。   接近大山,自有峡谷在脚下,碎石铺垫的小路两边,山不是陡壁峭崖,小山丘们逐次增高着,黑衣鸟儿熙熙攘攘,一群一搭,东山飞向西山,西山再往复飞东山,夹着阳光的明媚,像是在聚歌欢迎突兀的客者,又像是急急的赶赴一场金色盛典的信使。   再沿山道向里,沙石的泥土又换成了一截崭新的水泥路,这是新时期新农村的特征,现在的“村村通”不仅便利了村庄,就连这山脚接近水域的地方也都焕然一新的改变了装束。两边的山根处顺着山势是蜿蜒的灌溉渠,被修复和更改透露着深年的痕迹,还有排水沟壑,沙石坑坑洼洼不规则的排列在沟底,每百十米的距离便是一道石块和水泥堆垒的小坝横截,作为拦阻上游水位的屏障。现在因为水位的降低常常只能做观赏的风景了。   鸟儿是这山谷里的主人,结群集伙的在前方翻飞跳跃,或歪着脑袋探看,“哒哒哒”,我的脚步好像是对它们的侵犯,看着它们越飞越远,心里不禁也有了惆怅。   行至四五里,光秃秃的前方就有了绿色,绿色的掩映里码列成行的白色木箱子是一道风景,蜂箱!大冷的冬天里居然还有养蜂人在劳作。   走近,养蜂人幽黑的脸庞清晰如刻,粗糙的手正在忙碌,好奇蜜蜂这个时候居然可以活么?他淡淡的笑着告诉我,大约零下十度左右都是这些小生命的生理承受范围。可是我也质疑他的小房子在这荒郊野外的温度会是多少,因为常常被暖气包裹的大房子里的我会缩着身子抱怨这冬怎么过。本想多多讨扰请教些蜜蜂的知识,看他辛苦忙碌,只好跟那三只可爱的小狗打过招呼继续山之旅的路程。   修接整齐的花圃虽已枯黄,但形状还在,常绿的冬青、松柏齐眉挺腰的环绕着红瓦白壁的庭院,宛若桃源的居室是山谷里唯一的人间烟火,藏在高山丛树之间,是专供的看护水库的人而建造。庭院向北便是高高的晋家峪水库,是附近山民的命脉之源。   坝堤拱身,连接两山的峰顶,整个堤坝又是一道天然的瀑布景观,溪水暴涨的日子,水库里的水便从上方的排泄口泻流直下,满山的水雾洒落丛林,雾雨是特色的景致。现在因为冬燥少雨只有小股的水流从坝底潺潺游戏,水面薄冰小心翼翼的覆盖着清洌的溪流,袅袅的水气在阳光中氤氲。我谨慎的探脚,“咯崩”,薄冰脆裂。   雪,在梦境展现,厚厚的积雪,厚厚的冰层,调皮的孩子裹着厚厚的衣装,逃过家长的监控,一个个雪球似地在冰地里滚来滚去的游走,屁股下坐一冰疙瘩,然后被后面的小手一推,“唰”的一声便会划出很远,有的干脆直接在冰溜子上冲锋,那厚重的衣物是垫底,即使摔了也不会很疼,所以肆无忌惮的玩闹是每个孩子资本。   什么时候的厚冰变成薄冰,那棉花样的雪朵也渐渐只是想念了呢,踩在脚下的脆冰呻吟有声:   今冬无雪!      【四】四月吕梁山   四月的吕梁山在一场夜雨的冲刷下,露出了奇特的景色。   山脚和山顶的草坡还是一片枯黄的冬影,半山腰的山洼却新奇的吐露出了春草的气息,那些嫩黄带绿的草尖,在阳光里散发着生命光。   山脚潺潺的溪水环绕着点点花红、果树与麦田,顺着长年冲刷下来泥沙聚成的沟壑流向人工的池泊。   绵延的人工石阶一直通向了山下的小村落。水泥铺垫的路面,整洁而干炼,路的两边是拂风摇摆的垂柳。   走近,一排排错落有致的居民屋,一行一行万年青、塔松,整齐的院落和巷道里,跟伏地的花草掩映着,给雨后的小庄凭添了几分清新与雅致。   我家就潜在这小小的村落的东北角。   由于自然的弯突,小村落形成了一个天然的被山环抱的婴儿状存在,南面,东西各有田地,只有北面是巍峨的山体屏障。一条蜿蜒通向云端,通向自然。一条则曲折向南通向城镇,通向外面的世界。   山里没有太多城市里花花绿绿的娇妖风景,最珍贵的也就是从城镇买来装饰门面的松针,塔柏、冬青,还有修剪齐整的一两盆山里人叫不出名的花草。那些野生的花果和结实树木才是小山村的一大特色。   不用说那笔直矗立的钻天杨,不用说那每年深秋挂满灯笼玛瑙的柿树,但就一头长絮飘柔婀娜的垂柳就足以招你醉迷,更别说那开在山腰、地头的梨桃粉杏了,一树树的缤纷落撄,一树树的粉妆雕琢,若说是仙境玉河也不为过。四五间的槐花,榆钱儿又常常会从树杈枝丫移至乡邻们的餐桌肚腹,成了我们饭桌上的佳肴。   小时候,最喜欢拽着奶奶的衣襟迈步在各色的花树间,听她讲花树的故事。那白头发里飞扬的智慧总是神奇的开在那些慈祥的皱折里。   大点,再大点,我也用那些花树故事满足那些稚嫩的渴望,等我也托着一群孩子在田野,山间寻梦时,那清清的溪水,小小的鱼儿,还有横行斜路的螃蟹就成了我们的乐园。   风儿轻轻的,山腰的花和草掩映着,偶尔的薄雾轻盈,蝴蝶和蜜蜂的却从不退堂,那山中日月的快乐便开满了山谷白云。   推门出户,纯美的花香夹着青草的气息,采云为裳,踏雾舞风,这就是我馨馨美丽的家园! 哈尔滨儿童医院治癫痫哈尔滨哪里治疗癫痫好保定癫痫病医院哪家最好?得了癫痫病如何治疗
上一篇:【墨香】苍白
下一篇:【南山】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