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免费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柳岸·希望】落日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免费小说
逢七是集市。马满仓套好了毛驴车,驮着老伴和女儿小桃红到八里之外的“香椿镇”去赶集。山路十八弯,七沟八梁一面坡。路面凹凸不平,蜿蜒崎岖。山道旁山坳坳里是一大片坟场,墓丘七高八低,奇形怪状。当地人有那么一条不成文的习俗;活着的时候吃糠咽菜,艰难度日;但是,死之后的白事却要大操大办,风光旖旎。无疑,这也是尽孝道和礼仪,也是映照活人的面子与生活现状。更确切地说,也是一种攀比之风和虚荣心在作祟。有钱人为了显示自己厚实的经济实力,就破费大兴土木,把坟墓营造的特别豪华奢侈。从远处观望,一些墓穴就像是一座座优雅的小别墅。经济条件一般的,只能用砖头瓦块修饰一番。特别寒酸的莫过于那些荒草野蒿丛中的土堆堆、孤零零地无人问津。   小桃红的爷爷奶奶早已乘鹤仙世。但是,马满仓却经常督促家里人去祭扫,说那样做是积阴德,老祖宗和老天爷到时候会庇护保佑自己的。两个乳臭未干的闺女似乎挺乖巧听话,经常抽空前去祭扫。同时,还别出心裁购买了一些塑料花花草草,把爷爷奶奶的墓碑装饰的十分耀眼华丽。   小桃红坐在毛驴车上戴着耳麦,不时扭动着水蛇腰,情不自禁地哼唱着流行歌曲。在这一带,她的美貌是家喻户晓的,嗓音也是出类拔萃。小桃红随着音乐尽情吟唱着:   东山上的那个点灯哟   西山上的那个明   一马马的那个平川呀   瞭不见个人   ……   马满仓驾驶着驴驴车,高兴的满脸开花,笑道:“闺女,东山上点灯,西山上咋么家会亮么,都是麻人呢吧,嘿嘿嘿……”   小桃红知道父亲在故意找茬口,逗闷子。便嘻哈道:“咋了么?歌曲里就是这么家编排的,不服气,你也可以吼上几嗓子嘛。”   “吼就吼,怕个啥。当初,你老子那亮爽爽的嗓门啊,真把你娘迷惑的颠三倒四呃,不信,你问问你娘,嘿嘿嘿。”   “去!老驴日哈地,还有脸说。”老伴鲍月娥羞红了脸。小桃红趁热打铁,推搡着父亲亮上几嗓子。   马满仓抖了一把缰绳,提了提气,便伸长脖子吼了起来:   大红公鸡扑愣愣地飞   老母鸡后头扑腾腾地追   一追追到了草垛上   扑翅上去亲嘴嘴   ……   “哈哈哈……”马满仓得意的满脸开花。   “知道丢人不?”鲍月娥翻着白眼吼,“明明是公鸡追母鸡,却要那般胡吼乱叫,跟老驴放屁一样。”   “嘻嘻嘻,真逗,真好玩。”小桃红的眼睛笑成了月牙儿。   小桃红土生土长在宁夏湾马家岙。此处地理位置偏僻,七沟八梁,是典型的黄土高坡,十分荒芜。   小桃红家里有四口人,姐姐马桃花相貌出众,十八岁时,和同乡一个名叫陈建辉的小伙子偷偷相恋了。父母亲最终还是知道了此事,一百个不满意,急忙从中横加干涉。但是,女儿情窦初开,正处于鬼迷心窍时期,哪里听得进父母亲的劝告,依然我行我素,经常溜达出去和她那位意中人偷偷约会。后来,父母亲为了切断她的念头,居然关了马桃花的禁闭,锁在屋子里不让出去,每天送吃送喝,就是不准她踏出家门半步!父母亲此举也是出于爱心,仅此而已,实属无奈之举。觉得自己家里一个水灵灵的黄花大闺女,却要嫁给那个一贫如洗的穷小子,也不知道如今的年轻人是咋想的。   陈建辉这个小伙子没啥可说的,身材魁梧,相貌堂堂;人也懂得礼数,何时何处见了人都是点头哈腰,有理有节,“叔叔阿姨”呼得那个亲!只是介意他家境贫寒,假如把女儿的终身托付给了他,将来岂不是要跟着他受一辈子罪。在这片不毛之地,既缺水又干燥。年景不好时几乎颗粒无收。到那揭不开祸盖时,还要依靠乡政府划拨下来的救济粮勉强度日。时至今日,生活虽然好了许多,最起码不饿肚子了,但和城里人相比,依然还是一群土得掉渣的乡巴佬!   后来,马桃花全然不理会父母亲的好意,不仅继续负隅顽抗,宁死不屈!整天哭天抹泪,悲悲切切。一天,趁着家里无人,便破坏了后窗户逃了出去,然后就毅然决然地和那个浑小子私奔了。   一周后,马桃花只给心急火燎的父母亲打来了一次电话:“爸,妈,女儿不孝,实在对不起,我们在外面打工,目前挺好的,很安全,请二位老人放心。过几年我们就回去探望你们二老,可能还带着你们的小外孙儿呐,再见!”接着,她就绝然地挂断了电话。   从此后,马桃花这个没良心的就如人间蒸发了,音讯皆无。   马满仓气得够呛,但是,只能干搓着手转着圈,吼着:“哎——你瞭么,这个驴驴子日哈地白眼狼,一抹脸就不认人咧么。”   鲍月娥老泪纵横,哽咽道:“都是你个老驴惹哈地祸,还设计把额娃关押起来,这下好咧么?你晓得不,这就是兔子急咧么。老倔驴,额问问你,官逼民反这个道理你晓得不?”然后又拍打着大腿哀嚎起来,“额的娃呀,额的宝贝女儿花花呀……”   马满仓依旧转着圈圈,搓着手:“唉——这个这,这个这……”   父母亲失去了心爱的大女儿,自然是悲痛欲绝,却无计可施。随着日月流逝,日子久了也就慢慢淡化了。但是,对于眼前这个小女儿马桃红,那只能采取严加管束,再也不能前车后辙、节外生枝了。后来,小桃红出落得更加美丽妖娆,似乎比姐姐的姿色更胜一筹。如一支粉嫩的红桃花,娇艳欲滴,人们都当面亲昵地称呼她为“小桃红”。   不难预见,不少媒人均蜂涌而至,只差没把马家的门槛踏折了。说白了,那些能说会道的媒人只是想去讨上几杯小酒喝喝,或者是去讨几两碎银子花花。可是,马满仓这个老实憨厚的庄稼汉此刻却变得不可理喻,青面獠牙,话里话外无不袒露出一副财迷之相。他很贪婪,一开口,彩礼钱就要十万,否则免谈!   天呐!十万块钱!在这片穷山洼里,那可是一个天文数字!   媒人们均面面相觑,知难而退。   后来,竟然真有人应允了那个条件。但,马满仓却又犹豫不决,没有立即应承下来。只因那个张天宝的年龄有点偏大,三十六岁,比自己的女儿整整大了一半。如此这般,脸面摆放何处?再加上他还是个丧偶之人。   对于此事,小桃红却被蒙在鼓里,并不知晓。   岂料,那个张天宝非等闲之辈,后来便亲自出马,开着小卧车,带领着手下人扛着一箱子人民币前来提亲。马满仓瞧见了那满满一箱子百元大钞,顿时惊得目瞪口呆!鲍月娥也像得了癫狂病,又倒茶,又生火做饭,忙得晕头转向,不可开交。   小桃红被人吼回了家,见屋里来了陌生的客人,尤其是那位着装奇葩而洋气的男人。他穿着一件短袖花衬衫,牛仔裤,皮鞋擦得锃光瓦亮,一尘不染。小分头梳得油光水滑,估计是抹了头油。他坐在堂屋里,还戴着那副变色的蛤蟆镜,派头十足。   “哈哈哈,闺女,来来来,我来给你们介绍一下。”父亲破天荒嘻哈着,手指着那个洋气的男人说,“这个人你晓得不?”见女儿懵懵懂懂,又说,“他可是咱们这一带赫赫有名的大老板啊,他叫张天宝,来来来,你们先认识一下。”看来,父亲已经被他那箱子里的钞票击溃俘虏了。   “喔,是吗?好像听说过。”小桃红胡乱应付着。   “是小桃红妹妹啊,早就听说过,都知道你是倾国倾城一支花,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啊,幸会幸会。”张天宝得意忘形,站起来伸出右手,意欲握手。   “你们聊吧,我还有点事,失陪了。”小桃红觉得好无聊,扭身出了屋子。母亲急忙追了出去,在院落里一把揪住女儿,低声吼道:“死妮子,跑啥咧么,额给你说,这个小伙子对你可热乎咧,你啥意思啊,还敢乱跑?”   “啥意思?他喜欢我?我认识他是老几呀?你们想啥呢,搞错了没有?脑子里面进水了吧?”小桃红郁闷极了。   母亲用手遮住嘴巴,趴在女儿脸前私语:“要晓得,他这个,”母亲用手指做着数钱的动作,“你瞭见了么,箱子里面可都是钱啊!”   “喔,原来是这样。”小桃红犹豫片刻,说,“妈妈,难道我是牲畜吗?到头还要用钱来做交易,哼!真无聊。”说完,小桃红杏眼一瞪,扭身跑了。   “这个,这个死妮子哟。”鲍月娥气得直跺脚,却又无可奈何。      二   第二天清晨,张天宝又卷土重来,依然掂着那一箱子钞票。   小桃红躲闪不及被堵在屋里。她很郁闷,冷漠道:“张老板,咱们前世无怨,近日无仇。你干嘛要三番五次跑到我们家里来骚扰,烦人不?”小桃红铁青着脸,好像在下逐客令。   张天宝尴尬极了,哭笑不得道:“桃红妹妹,你听我慢慢解释嘛。”   小桃红毫不客气道:“解释什么?有什么好解释的!有钱,有几个臭钱就了不起啦?还不知道你那箱子里的钱来路正不正呢,真是的!”   “妹子你呀,嗨!”张天宝被噎得喘不过气来。   “闺女,你做啥?”马满仓吼道,“太没礼貌了吧,咋说话的!”   “怎么了,难道我说错了吗?”小桃红也气急败坏吼道,“人人都知道,婚姻大事是需要缘分的。有钱,有钱就可以横行霸道吗?就可以为所欲为吗?告诉你张老板,知趣的马上拎着你的破箱子走人。不然,我可没有闲工夫在这里跟你瞎磨牙,尽浪费时间。”小桃红说完,就往里屋走,“快点走吧,马上就要毕业考试了,我还要写作业呢。”   张天宝很尴尬,一脸的羞愧难当,却依然嘟嘟囔囔:“小桃红妹妹,你虽然不待见我,但是,请你别恶心糟蹋我好不好。不管怎样,我也是一个清清白白的生意人。不信,你可以去调查一下嘛。我在城里开了一个公司,店名是‘天宝开发多营公司’。不信,你可以去打听一下嘛。”他好像伤了自尊心,气哼哼地提着皮箱悻悻出了门。马满仓急忙尾随着出来送行:“张老板千万莫生气哈,闺女被额宠惯坏了,不成体统,都是我的错,请张老板莫生气哈。”   “没关系,恋爱自由嘛,这很正常。”张天宝停下脚步,“大叔,请你放心,这辈子我发誓,就是特别喜欢你家的小桃红,也不知道咋啦,可能是被鬼迷住心窍了吧,嗨!”张天宝似乎挺难为情,“自从我媳妇过世后,我本来并没有打算这么快就要续弦。可是,自从见了小桃红妹妹,嗨呀,怎么说呢……”张天宝欲言又止,仿佛动了真情,“大叔,请你记住,这辈子我是不会放弃的。今后,你们家里无论有什么困难尽管说,这辈子哪怕就是讨不到桃红妹妹做媳妇,我也会把她当成自己的小妹妹,会竭尽全力来帮助你们的。”   “好好好,谢谢,谢谢啊。”马满仓不分辈份,不分尊卑,居然围绕在他的屁股后面点头哈腰,卑躬屈膝。他一把抓住张天宝的手摇晃着,好像在祈求奢望着什么。   在小桃红的心里,其实,她却有自己的小秘密。但是,那个小秘密却不敢见天日,万一泄露出去,那可是石破天惊!   几个月前,学校里进行军训,从部队里来了几位教官。此时,情窦初开的小桃红却鬼迷心窍,一眼就偷偷迷恋上了那个英俊的连长,名叫王风君。曾经,对于那些英姿飒爽的军人,在小桃红的潜意识里早就格外的崇拜和尊敬!尤其是当那位英俊潇洒风度翩翩的王风君站在她们面前时,每个动作,每句话,甚至每个眼神几乎都能够把小桃红迷恋的颠三倒四,魂不守舍!   后来,小桃红这个鬼迷心窍的小丫头居然挖空心思设计了许多机关和预谋,为了能够零距离接触到自己心目的白马王子,她几乎痴狂到了极致,不断找各种借口和理由暗地里给王连长递小纸团。她也深知,这些只不过是些小儿科,到头来有没有效果,那只能听天由命了。当递了第三个小纸团之后,小桃红居然如愿以偿得到了心上人的一个纸团。小桃红心慌意乱,急忙跑到厕所里去观瞧,上写道:小丫头,此事只能你知我知,切记保密啊!总觉得这样下去不好吧?要知道,我有家室有孩子,又是部队里的干部。这些话说出来虽然有点苍白无力,有点不近人情,好像在唱高调。但是,说句心里话,我并不是不喜欢你,只是没有长熊心豹子胆,确实不敢啊!   小桃红捂着“嘭嘭”跳动的胸口,脸蛋蛋瞬间跟喝醉了酒似的火辣辣地烫。她又悄悄给王连长写了一封信:亲爱的人儿,你可知道,一颗爱你的心即将被爱情之火焚滅,枯竭的灵魂在狂野中深情地呼唤:爱你爱你爱你!爱你、没有任何借口。爱你、没有任何怨言。爱你、已经没有退路!这一切都是我心甘情愿!无论对与错,今天晚上,请你到那个“川菜饭馆”里去一趟好吗?不为别的,你总该请我这个痴情的女孩去吃顿饭吧?来吧,不管你意下如何,我是要去的,不见不散!   小桃红又用巧妙的办法把纸条递给了他,然后就是苦苦的期盼与等待!   有生以来,此时此刻,小桃红才深深体会到了人世间第一堂课——等待!等待一个人的滋味却是那般的痛苦与漫长!那种神秘之感仿佛在悄然无声中啃噬着自己的灵魂。然而,又是那般甜蜜!   时间在电子表上一毫米一毫米爬行,如毛毛虫蠕动着,令人心急火燎,急不可耐!小桃红时而仰望着天空,恨不能伸手把西边那一抹残阳一把拽下去!可是,能够做得到吗?   荆州哪医院治疗癫痫最好武汉癫痫容易治好吗哈尔滨治疗癫痫比较便宜的医院是哪家郑州癫痫病的治疗方法有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