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儿童文学 > 文章内容页

【绿野】如若经过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儿童文学
无法形容,自己多么爱林荫路,尤其是那些浓荫蔽日的老树。可惜所在的地方甚少。这次来哈尔滨培训,最舒服的就是,附近是散步的好去处,有许多古老的树。   其实对省军区很熟悉了。多年前经常在南岗这一带考试。只是,后来很少在哈尔滨逗留,更多的时候,是把这座城市做为一个中转的驿站,通往另外的旅途。   傍晚,同住一室的淑胃痛,我只好一个人去散步。   渐渐找回记忆里的场景。工程大学,是闹市之中的一方绿洲。在寸土寸金,高楼林立的都市,难得有如此广阔宁静的天地。爱它浩大,爱它古朴,爱它幽雅。   其实我已经开始不喜欢哈尔滨了,越来越喧嚣。车越来越多,急切吵闹,有一点空隙都想挤过去。空气也开始污浊。而行人似乎已经对这样的环境麻木,居然视若无睹。如此车声震天,他们仍旧处之淡然,而我只想赶快回家,躲回我相对安宁的小城。   可是工程大学真惹人爱。虽然去过传说中最美的厦大,却觉得不过如此。哪里及得上这里广阔无垠。想起多年前,心理咨询师论文答辩时,就在这里,某个雕栏画栋的楼上,看窗外高空中的风筝。那时不愿踏上归程,心也随之高飞。   那是八年前,离婚不久。并未影响到工作和考试。还去听了催眠师的动员会,在八一宾馆,见到台湾来的催眠导师蔡仲淮,儒雅而风度翩翩。   那时,一个人去逛文庙和极乐寺。那时,我还在追求很多新鲜的事物,并不贪恋安稳。离开林的照顾,也觉孤单,但并不想向命运妥协。   曾经希望自己能在这样的校园里读书。仔细一想,也不过是占有它们三年,终是过客。就像现在,隔了岁月,再次经过这里,同样留下片刻的记忆。   我们于世间都是过客,而且最终会和爱恨,别离。   这次培训五天,多在上课。挤出一点点时间,去了道台府。秋刚来过,他已经返程。而我回家时,他又去了茵曾经找过“北”的漠河。   周围喜欢历史遗迹的人不多。故而秋是一个人去看的。而我的同伴淑是贤妻良母,生活极为刻板单调,她自然是对这些不感兴趣的,完全是为了陪我。   返程的那天,下午一点半退房,四点的车。我提议去看文庙,步行十分钟而已。淑和玲宁愿呆在原地聊天。也好,和她们一起逛,更像走马观花,互相妥协,无法尽兴。   一个人重游故地。只是记忆已经模糊,再次细细品读。民族博物馆里仍旧阴冷。这几年身体不太好了,一进这样阴森森的老房子,就恐惧得心提了起来。守护的工作人员多是老妇,不是在钩织衣物,就是昏昏欲睡。突然看到她们,像从那些陈列的旧物中出来的古人,总吓一跳。以至于我每进一室,先找馆员的方位,以免互相惊扰。   孔子塑像庄严肃穆,我想到的却是柳永那句,我不求人富贵,人需求我文章。   对圣贤的态度,怎么说呢,像娱乐小报的记者,总想知道点他们的私生活。这样才觉得他们像个人了。而文庙里的孔子已成神像,接受朝拜。或许圣贤的最初,都只是努力生活的凡人,本无心当一代精神偶像。可是后人已经对他奉若神明,都想向他求通往富贵的文章。   但不影响我喜欢这些古色古香的地方。包括看看张学良的碑文。秋对这些懂得多,可惜我们都不曾听过他亲自讲解。他有时会写下来,只是我犯懒,不曾用心记忆。   很多年前,和袅走过这些地方。可惜如今的她面目全非,令人很诧异冥冥之中的力量,怎可让我完全认不出。当年那个乐观,豁达,智慧,体贴的女孩哪去了?宝玉说嫁了人之后,女人会从珍宝变成死鱼眼珠。难道一直不结婚,会更加不堪?会愈发古怪和陌生?   因她当年的滴水之恩,我坚持做了八年的涌泉,终于彻彻底底的疲倦。不想再那么辛苦的对着一个我根本不认识的人了。有时我怀疑,现在的“她”根本只是熟悉的躯壳,灵魂早已被人暗中偷换。   都说男女之间会有“七年之痒”。原来朋友也会有。到最后,你终于看清,因为太过了解,唯有分开,以求解脱。   或许我,也不再是最初的我。   就如同,每一次经过这个城市,感受总是不同。         晋中哪些癫痫医院治疗效果最好癫痫发作一直抽搐会死吗西安治癫痫最好的专科医院额叶癫痫怎么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