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儿童文学 > 文章内容页

【山水】水墨宏村行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4 分类:儿童文学
无破坏:无 阅读:3763发表时间:2016-03-29 15:44:46    去宏村,是在六月某日一个微雨点点的清晨,陪朋友一起的,因朋友远从西部而来,也因我对宏村本就有一种难解的情缘,我一直对江南的老巷、石桥、山水情有独钟,特别是皖南的小镇和村庄。宏村这座中国最美丽的画里村庄位于皖南黟县,北山南水,风光秀丽。有着近千年历史的宏村,不知从何时起,那粉墙黛瓦的古巷,那绿苔滋长的木窗,竟成了我梦里永远的原乡。也许在这里一壶闲茶,一段老时光,可品浮世清欢,可换流年过往,可让每一天安静如水,删繁从简。一座桥,一个人,一条巷,想走则走想停则停,寂寞也从容,也许世事浮华本就三千,也只有这一刻,在这里,无论你是倦舟归来的游子,还是撑伞走过的行人,红尘过往才会如此的让你波澜不惊。      一、烟柳画桥   沿丛丛青翠进入,一路慢行缓走,宏村便在一面温润的湖水里打开,与宏村相连的青石桥,我就叫它光阴桥吧,光阴桥不曲,微拱,没有九曲回肠的委婉,以直径的形式与村庄相接,桥身桥栏皆以青石为砌。是因江南多水,多水的江南也是多雨的,所以这座桥看似比实际年轮还要深邃,青衣苍面,印着光阴划过的痕迹,千百年来,它经历了红尘世事中的几多沧桑,也收藏了宏村昨日的云烟过往。寂静的时光里,静伫在南湖明媚的湖水之上,惯看古往今来多少人乘风而来又踏石而去,来来往往间这座桥给过多少人的擦肩而过,又给过多少人的刹那相逢?也许一块桥石就是一个故事,一砌栏杆就有一段传说。站在光阴桥的中央,我以朦胧的目光看路过的行人,看手提艳桃叫卖的老妇,看静舟,看鱼雁传情。忽觉时光倒转,忽觉浮生若梦。环湖的绿柳轻烟浮影,倾斜的粉墙黛瓦镶嵌在湖水的碧波间,这一刻,没有惊魂照影的往事,只有以桥为界今与古的交融。一座桥,一段缘,雷同舞台可以连接间时如空间,你来你是台上主角,你去台空,又成了别人的主角。也许很多人如你我,都是轻衣快马的行者,都是过客,演过今朝之后,戏尽人散,永不重演。若可以没有来处,不知归途多好!仅以婉约的情怀,携一身轻风细雨而行,光阴桥上我不想背负历史的沉重,不想看物俗横流的尘事,远离红尘烟火是非,在南方在这座石桥之上,用丝竹笙歌,用流水弦音,用江南最温柔的话语将光阴拉长,短暂的永恒里,留下你,截取一段最清远的心事,寄于宏村这千年不改的青山绿水。      二、青街石巷   一步之差,别过千万烟火,别过红尘喧嚣,抵达石桥横跨而过的年轮,抬眼便已误入千年。随着一条临河铺就的石板路,不经意间我与朋友被卷入宏村某一处落满千年尘埃的小巷。宛转的巷子里,水音浅浅,没有烟柳迷离的梦境,没有繁弦幽管中的徐徐,气息间全是雨的温润,水的柔软,古典的清新散发着历史的沉香,砚与墨的悠远。两旁斑驳的墙壁上,有雨水萌生的草色,有时光洗濯文明的沧桑。这条巷曲径幽深,光洁的石板路,青白的马头墙,典雅的原木门,飞翘的檐,缕空的窗,原汁原味的元素,内敛、庄重。一条巷如同一座文化文道场,走进它处处可见的有享誉世界的宣纸、宣笔、徽墨、歙砚,“东南邹鲁,朱子之乡"的文化气息将你包围,让你在旧时抖落的文明里交集会晤。都说物以类聚,人物群分。这里不是,淡定从容的小巷中,居住的人家有富甲一方的贾商和绅士,有出入庙堂的高官与仕子,贫富贵贱,高低雅俗被徽州人内敛温厚的胸怀所包容。期待的目光,一折又一折,行向深处,湿漉漉的微风中,看着村民由青石井里淘出清澈的泉水,看村妇以棒捶在门前的流溪间敲打的衣物,那平和的姿态,那最原始的生存方式诠释了徽州人生养大义的内涵,亦让我心动不己。做一剪闲云吧,经过既可抵达,世事归入风尘,在小巷,每一件物品,每一盏红灯,每一块青石,都可以一任流年似水不绝,一任红颜不衰不老。光阴里有因有果,你是小巷的过客,我也是,世间事物各有各的使命,各有各的缘分,千年的小巷,千年的等待,你来所有的相聚皆如萍水,你去所有的离别都是最后的归宿。萍水相逢只是一程风雨齐聚的邂逅。我是一个寻梦人,梦里最多的是离尘隔世,隐居于明山秀水或古巷深处,淡饭清茶,与明月清泉为伴,从容不惊的老去。流水在走,我也在走,小巷的尽头是否又是柳暗花明?      三、沼湖半月   走走回回,小巷的青石板轻轻的踢踏着老光阴的回还,流水的脉络里目光所及处是一面弯弯的湖水,荡漾的碧波如同九天落下的弦月,映照在宏村的中间,那亮月里最清晰的摆设不寂寞月宫的清冷,而是倒入粉墙黛瓦的墨水人家,在微波轻烟间微微的有点虚幻。静深的味道,略略的朦胧,成就了宏村这一幅黑如砚白如宣的国画景色。站在湖边石栏下独思凝想,看着如月半圆的湖面,淋着天空飘洒的点滴细武汉羊癫疯的医院都有哪些雨,忽然明白了什么叫英雄情乱,什么叫儿女情长。在湖畔,在这里,那古曲的婉约将你包围时,逐渐的,这水的温柔就浸润到人的气质里,无论你是身经百战的硬汉,还是驰骋沙场的将军,都会放下战刀如善从流,变得柔情如水。初近半月湖,我不懂也不明白这面湖为什么要以半月的样子呈现于世人的眼前,独欠缺了花好月圆的完满?可是,当你细细地品味,静静回想的时候,就会更深的体会到花未全开月未圆是一种更为深邃更为难得的完美。博大的徽州文化让徽州人,深得留白和节制的道理,最唯美的境界是藏于满与未满之间,是懂得进退和取舍的,水满则溢,月盈则亏。一砖一瓦,一溪一塘,一屋一舍,这些古老的建筑也统统的承袭着徽州人民大儒的中庸思想和礼仪教化下的纯朴。若说:湖是宏村的一方砚,水是宏村的千点墨,那么漫步在光阴的湖岸边,穿行在明清的长廊中,江南的雨季飘下的定是岁月淡淡的痕迹,风烟过往就是江南一幅精美的山水画,简单的黑白色,蕴含着温婉与灵秀的光芒。云本无心水自闲,轻风细雨里,别过湖水的温存,走出缠绵的情境,步入另一个驿站。脚下的路还是短弄细巷,眼中景还是苍苔阶影,时光的折皱中去唤醒千年书院里那之乎者也的芬芳。      四、南湖书院   离开半月湖,而半月湖的月影总在脑海里挥之不去,还好啊,我与朋友探访半月湖不是在小月挂西湖北治疗癫痫的权威空的子夜,假若那时看到的恰是天上半轮月,水中月半轮,那情景想想都唯美得让人细细地痛。其实我在初见半月湖的那一瞬间,就想到了月,想到了三百年前纳兰容若的那首“辛苦成人癫痫的危害有哪些最怜天上月,一昔成环,昔昔都成玦”的词句,月缺月圆,深情不寿,早已被这位多情公子演释得淋漓尽致了。还是挥一挥衣袖作别多情的半月湖吧,前行的路曲径,通幽处不是禅房,也没有深深的花木,因半月湖而缠绵的心事在一片明亮的湖水里变得开阔。顺着流水的方向,看两岸树影摇曳,看波光碧水之中莲荷浮动,忍不住轻问:荷香染衣,阮郎归不归?古朴庄严的南湖书院,临南湖而筑,经过或走进都能感到书香墨韵弥漫,都能体味朱程礼学和桐城派的文化气场所在。由正门进入,书院有志道堂、文昌阁、启蒙阁、会文阁、望湖楼、祗园六部组成。正门的那对楹联颇具气势:南峦环幽静/书声琅时/云涌霞飞腾气势;湖波映秀色/桃源深处/水遛花放丽文章。且令人回味悠长,似天雨流芳。南湖书院,启蒙阁,一代代莘莘学子,就是从这里起步饱读诗书,博今通古。梦想着蟾宫折桂出入于庙堂之上,入朝为相或出朝为臣,只是多柳而墙高的京都啊,多少人尽其一生也未能踏入半步。从学子到儒商,从功名到富贵,徽州人以豁达的方式巧妙的转身。读圣贤之书,行仁义之事,修忠孝之心。徽商与晋商一样,开始以文化经商称雄于中国。走南闯北的徽派儒商,他们见识过华夏最经典的建筑和园林艺术,于是各种精美的建筑和林园艺术汇聚于徽州,住宅、宗祠、书院风水独特,布局合理。南湖书院就是一座具有浓厚徽派建筑的代表。观南湖日月,感红尘苍茫。面临一湖静水,风荷细雨里生命就如莲开,灵魂被诗书一次又次的唤醒,仰视的目光无法丈量南湖书院昨日的辉煌,风声雨声读书声依旧在耳畔回响……      五、汪家宗祠   孔子之道是千年宏村礼仪的长廊,当风雨读书声渐远时,有一种庄严、陈旧的气息朴面而来。汪家宗祠寄于月塘北畔正中,这座建于明代的汪家祠堂,又名乐叙堂,也是在宏村我见过的唯一祠堂。走进汪氏宗祠,迎面便是一排六扇原木朱红的雕花屏风,上书《思齐公乐叙堂记略》,记录了宏村七十六世祖汪思齐邀好友县尹黄讳彪为让氏宗祠取名的全过程。背面是理学家朱熹家训,那些世人本该耳熟能详的词句,在见到的那一刻我为何那样的生疏?君之所贵者,仁也;臣之所贵者,忠也;父之所贵者,慈也;子之所贵者,孝也……是谁让五千年泱泱之古国,忠孝仁义礼智信早已背离儒家最初的倡导,世情这么憔悴,人情这样冷漠,人与人之间连对视的眼神都变得防范与陌生,这一程人性回归的路到底有多长?朱熹在质问,祠堂在沉思,我也在思考。大堂正面悬挂“恩重谊长”的牌匾是表彰嘉靖年间赋奉征云贵道运粟主簿汪昭,中间三幅画像应该是汪氏的祖先,边上的女子据传是宏村水系设计者胡重娘。由正门而入的大厅,光线幽暗,正厅七开间,中有天井,前有围廊,门旁有抱鼓石。月梁、叉手、雀替、平盘斗砖雕石刻设计精美绝纶,具有典型的明代建筑上风格。宗祠非同如庙宇,这里不是红尘的净土,不是五蕴皆空的道场。深得太沉的徽州宗祠是宗族的圣殿,维系着外出的官臣和游子难舍的乡情与族根。它所代表的是一个家族的最高权威,也是一个家族,家规家法的执行地。重门深深,一般强大的压抑之气也随之而来,本该澄明的心境一时间深深地沉陷于宗祠那些历经千百年时光的古物里,雕梁画栋,人物鸟兽,花草树木,这些古老的图案,绝伦的木雕,昭示着一个家族曾经的气派和荣耀,象征着忠、孝、节、义的人文内涵。千年的祠堂,千年的沉重,浸透的威严,折射的显赫,凝聚着前朝斑驳的色调,也漫溢着宗族文化的悠久与厚重。一座宗祠可纳乾坤万象,也涵盖一个民族与家族深邃的全部。人间富贵花间露,纸上功名水上沤。其实祠堂也就是一个家族精神上的殿堂和记录荣耀的博物馆。踏出槛外,别过祠堂,红尘的道场里,也无风雨也无晴。余下路还是去追忆宏村的一段似水华年吧!      六、庭院深深   一切都是那么安静,一切又是那么的隐约。我不得不放慢行走的脚步,怕一不小心,惊扰了承志堂隐藏在屋角下的故事。从前慢,步履轻,还是惊醒了承志堂当年的青苔石阶旧梦。幽静的深宅大院建于清咸丰五年,是宏村盐商汪定贵的住所。由前厅进入,汪氏家宅还是遵循诗书礼仪,孝弟传家。抬前便见承志堂大字牌匾,中堂乃一幅墨画山水,两边的楹联为“澹泊明志,清白传家。短短的联句似清风,如明月,从容入世,清淡出尘。九重深院,九重天井,东西厢房六百余间,这座民间故宫的豪华可想而知。百年老宅深藏的是百年前的往事。恍惚间,一面花窗,一弯碧水,一方天井,一个美人靠都在向你细说岁月蕴含的故事。据传,儒商汪定贵有一女名唤梅儿,因与晋商李明轩世代交好,再者门当户对又本是联姻的基石,于是便指腹为婚,两家便定下了这门亲事。待梅儿十七八岁时便嫁入了李家,不曾想婚后不久,李家公子身染重病而逝。从此梅儿就成了李家夫人眼中灾星,在李明轩出外经商的日子,梅儿被驱逐在李家一座无人的柴扉。李明轩归家见清冷无依的汪梅儿终日以泪洗面,决定将她送还汪家。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深受朱程礼学教化下的汪家族人拒绝了汪梅儿归来。万般无奈之下李明轩只得携梅儿隐居徽州。岁月在李明轩对梅儿同情、关爱、呵护中流逝,感情也在相濡以沫中悄悄地发生了本质上变化,俗世的鸿沟,礼仪道德的固守,终于让他们将这份超越俗世的爱情转换为淡淡的亲情。后因李明轩在生意上触怒了当权者的利益,被告判斩首之刑,行刑之前,梅儿最后一次回到汪家,求父亲解救李明轩,于道义,汪定贵经多方打点救下了李明轩,而汪梅儿则选择了一口水井,结束了她年轻的生命。但这位商海精英李明轩从此心灰意冷,隐居徽州,足不出户。庭院深深深几许,那么深的庭院,原来就有那么深的寂寞和故事。隔着几百年的时光,隔着几百年的天空,寂静里生死离散早已隔着万水千山,怎地忽然想起了宋词里的泪与雨,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      别过一方石桌,几张石椅,别过粉墙黛瓦中的江南旧梦,走出我曾不想离开的农家小院,走出宏村那蜿蜒幽静的青街小巷,友叹,若得浮生几日之闲,放下红尘俗事,放下心中不舍的名利,随清溪流泉住上几日多好!我笑,留恋中离别,别离中留恋,何尝不是生人中的另一种圆满?相逢刹那,离别刹那,在宏村中行走,无须把一切都看得真切。一生痴绝处,水墨宏村行。   共 4889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3)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