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茶艺 > 文章内容页

【柳岸】夜话电影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茶艺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那时电视还不十分普及,影视剧也很贫乏,我们单位还率先安装了闭路电视,每周都有几部外国电影。那几年里,单位有时会发放一些福利,也会发一些演出票或者电影票之类。记得有一次,是妻子单位发的电影票,电影是第一滴血,这可是那个年代最红的美国大明星史泰龙的作品。   电影院是在城里一家较大的影院,晚场六点半钟。那天,我和妻子商量说:我今天晚饭不做了,骑着车子早一点进城,逛一逛很久没去过的夫子庙,在外面打个牙祭,也算潇洒一回。结果,还没来得及逛夫子庙,一看手表,快到六点了,时间不早了,再去逛夫子庙肯定来不及了。于是就在路面一家兰州拉面馆坐下,每人来了一碗牛肉拉面,她怕我不够,说再来二两锅贴,这样对付着算是解决了晚饭。   电影院很大,大概有好几百座位,宽银幕的画面,立体环绕的音响效果。把我们带进了那场史无前例的越南战争。史泰龙那张瘦削的脸庞和肌肉壮硕的健美身材,在越战的故事里体现着无所畏惧的英雄主义,博得观众不断的唏嘘声。还记得这部电影是说的一个美国在越南的老兵,经历了血腥战争的洗礼,回到美国以后,并没有那种英雄凯旋的礼遇,而是生活窘迫,屡遭质疑,他不得不奋起维权,对这场越南战争进行揭露和反思。   看完电影后,我俩回到家里,已经不早了,一面准备洗洗睡觉,一面还是在津津乐道地谈论着电影里面的情节。   “你说,兰博那场在丛林里,自己给自己开刀取弹头的镜头是真的吗?”妻子问我。兰博是电影里的主角,就是史泰龙主演的。   “你说呢?那是拍电影,怎么可能是真的,只是人家的效果和演技太棒了。”   “这场越南战争是太残酷了,死了多少人,可是战争的两国人民还是友好的。兰博和那个越南女子都互相有知遇之恩,相互救过对方的性命。”我们就这样探讨着这部电影,上床都没有睡意,不知不觉地谈到了她在过去那些年看的电影和那时看电影的有趣的事情。   “那时候,还是插队在农村,文化大革命按既定方针轰轰烈烈地开展着,除了造反闹革命以外,几乎没有任何文化活动,几个月才能看到一次露天电影,有一天,不知谁听说临近大队在放电影。可是要到那个大队须得过一条河,我们几个知青在田里就奔走相告,收工后,急忙扒上几口冷饭,洗一下,就相邀赶到渡口,艄公知道我们是赶去看电影的,眼看天已经擦黑,就卖力地赶紧拿起竹篙,笔直地向对岸撑去,还说你们怎么这么晚才赶来啊?我们却乐呵呵地说,晚了不怨你,下工晚了。上了对岸,我们几个一阵风地向大队部赶去,说来不及了,来不及了。有个人说来不及我们就爬,因为说话一急,把跑说成了爬,还有人会接茬,爬不是比走要慢吗?笑得有人一面捂着肚子一面跑。赶到那里电影已经放了一会了,还记得那次看的是哈尔滨的夏天,里边有郑绪岚唱的主题歌,就叫太阳岛上,真好听,电影没看全,可是那首歌是听全了,回来很多人都能哼出点那旋律,明媚的夏日里天空多么晴朗,美丽的太阳岛多么令人神往,我们来到了太阳岛上,我们来到了太阳岛上……”这就是那个特殊的文化大革命时代所能享受到的简单的文化生活。   “其实”,妻子回忆的闸门打开了,话匣子也随之打开了:“我在上小学的时候最幸福,看的电影可多呢。”   “说说你小的时候的事情,怎么幸福,怎么看了那么多电影的?”   “那时在镇上的教会小学上学,是葡萄牙人办的,就叫培德小学,是镇上最好的教会小学,大门前有一对石狮子,被人摸挲的乌黑发亮,一进大门有左右两个大花坛,向里是天主堂和教室,中间有一个天桥相连接,天桥被高大的洋槐树环抱着,一阵阵槐花香扑鼻而来。几乎是每天晚上都在学校操场放露天电影,那时看了很多电影,什么上甘岭,羊城暗哨,祝福等等。我记得有一次是放的前苏联卫国战争的影片,叫卓娅和舒拉,看到卓娅被德国鬼子残忍地绞死,后来苏联红军打过去,一举歼灭了德军。心里总是不停地想:为什么苏联红军不能早一点打过来,卓娅就不会死了,为了卓娅的死,我们多少女生都流下了热泪。”妻子是个感性的人,常会为了书中的人物和电影里的情节感动涕零,按现在说就是看别人的故事流自己的眼泪。看我只是静静地听,妻子说,你别光听啊,也说说你过去和小时候看的电影,说给我听听。   “我要说的和你大相径庭哦。”我被她逼得只好说了些小时候的生活和看电影的故事。   “我小时候跟着父母住在市府大院,叫公教一邨,我上的小学也就在大院里面,从小学校的后门出去有一个大操场,就是有四百米跑道的那种大操场,有单双杠,一个很高的秋千,和爬杆爬绳,还有一个专门为徐步市长建的网球场,一条小河,走过上面的小木桥过去就是市政府大院,再经过一道小围墙就是市党委,在市政府大院里有大片的草地和杏子树园,我小时候在里面玩耍很开心,当做我儿时的伊甸园。就在这样的环境里,分布着一些厅局,在一个叫皿字楼里,(后来才知道,这幢楼,从上面俯瞰,就是一个皿字的形状)每周有舞会,上小学的我有时去看看,没有什么兴趣的,可是一旦放电影,我是怎么都要去看的,父亲有时会带票回来,有时没有带票,我也想方设法地去看。   记得有一次,听说放电影了,我们班上几个同学就约好,其中我们班的一个苏联同学,叫金巴利,原名叫巴利亚,因为他母亲是苏联专家,父亲牺牲了,母亲在中国认识了一个铁路工程师,俩人在工作中产生了感情,就结合了,这个中国的父亲姓金,所以巴利亚就改成了金巴利。他的个头比我们高出半个头不止,站那像个成人似的,于是神气活现的金巴利就站在收票的人旁边,假装是收票的人,悄悄地收下人家的几张票,座位是没有对号的,我们就名正言顺地混进去了。”   “那你看的是什么电影,和我看的是不是一样,说给我听听。”   “那天看的是一部前苏联卫国战争的电影,片名叫第四十一,内容是说的一个农村出身的女游击队的狙击手在一次阻击战中,她一个人歼灭了德国党卫军四十人,那第四十一个,受伤没被击毙。俘虏后,老游击队长命令她押送这一小队俘虏回到后方。在临行前交代她: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可以处决这些俘虏。就在押送的途中,小船在大海上遇到强烈的暴风雨,当女游击队员在海滩上醒来时,发现同时有一个德国军官也被冲上沙滩,而且昏迷不醒,原来就是那个没有被她击毙的第四十一个,她将他费力地拖上岸,找到一个汛期渔民住的小岩洞,又回去找到一支来富枪和一桶弹药,将那个党卫队军官安顿好,帮他疗伤。   后来他们就这样在一起生活了,德国军官是大城市的,讲了许多大城市的生活,农村出生的女游击队员很喜欢听,叫他;我的蓝眼睛。有一天,女游击队员出海捕鱼回来,发现海上有一艘英国的船经过,突然发现,那个党卫队军官从岩洞里冲出来,向着那艘船飞奔而去,一面像是求救的呼喊着,女游击队员这时脑海里闪过老队长嘱咐的话,举起枪向着德国军官后脑勺开了一枪,军官立即倒在浅海里。女狙击手冲过去,流着泪扑在德国军官身上连声叫着;我的蓝,蓝眼睛……这时只见湛蓝的海水中丝丝殷虹的鲜血渗出,电影画面越推越远……”   “你那时看到这样的电影吗?真不可理解。”妻子不解地说。   “不瞒你说,那天连放两场,我躲在厕所里,捱过了清场又看了第二遍(回家还骗我母亲说是在同学家玩的。)所以印象非常深刻,后来,在反对苏联修正主义的时候,这部电影被批判成王牌修正主义影片。”我很自豪地说,因为在那个年代,那么小的我就看这样的电影了。   “我有一次回到上海探亲看我母亲的时候,那时轰动一时的电影是印度的流浪者,每天不停地滚动着播放十几场,票很难买,弟弟给我好不容易买到了早场的票。一看时间是早上六点鈡的,初秋的天气倒也凉爽,因为这么艰难地看到这部流浪者,所以印象也特别深,尤其是拉兹的成长过程以及他和利达的纯纯的感情深深打动着我,就连里面的那些歌曲也逐渐地流行了起来。”这也确实是妻子难忘的看电影之最。   “我也有件难忘的看电影之最,是最尴尬的事。”   “说给我听听。”勾起了妻子的好奇,于是我就说出了这件可笑而尴尬的事。   “我们单位每周都要发电影票,有时是厂部发的,有时是自己部门发的,一般都是同事给我领的,那次是夏金兰给我送来的,我知道一定是和她连在一起的座位,我晚上匆匆吃了晚饭了早早地骑上车子去了,到了大华电影院,找到座位坐下后,电影还没开,我就安心等着,可是左等右等也不见旁边空位上夏金兰的身影,直到电影开始了,这时管理员用电筒照着送来一个男人,看看就是我的座位,我说不对呀,我没坐错。管理员一对票,才发现我的票根显示着是胜利电影院的,是我自己跑错了地方,我十分尴尬地走出了电影院,觉得放弃一场电影不看也罢,可是又一想,如果夏金兰真是在等我呢?我还是赶到了胜利电影院,尽管迟到了大约半个多小时,夏金兰的确在等我,坐下后,我不好意思地说,我跑错了电影院,跑到大华去了。因为大多数时候是厂部发的大华票,我就以为这次也是大华了,夏金兰在黑暗中偷笑着,说了句,真傻,我以为你不会来了。”   那次看的什么电影已经不重要了,我都记不得银幕上放的是什么了,只是觉得,我赶回来做对了,也没让人家失望,仅仅是在一起静静地坐上一会儿,原来看电影还有这样一个层面和境界。   “是不是有一回我们在太平商场里遇见的那个夏金兰?挺漂亮的啊。”妻子问道。   “就是”。其实我在厂里相处不错的异性同事妻子都是知道的,朱寒梅,樊辉,李丽霞,郝雯璐都是知道的,有些还见过。这次的尴尬是难忘的,也许夏金兰早就忘掉了。   其实,看电影的层面和境界是各有区别的,我们住的职工大院离莫愁湖公园只有一站路的距离,夏天的晚上,经常放露天电影,临着湖面,湖面上吹过一阵阵清凉的微风,一个土坡上整齐地排着一些青石长条的的凳子,或坐,或站,一面纳凉,一面聊天,一面还兼顾着电影画面,这样的看电影,已经属于夏天纳凉的衍生物了。   还有就是后来了,我买了两张抉择的电影票。那时已经是改革开放后了,电影院由大会堂的格局一下子变成了小包间,我们在小包间里可以坐,可以躺,可以看,可以聊,因为是小包间,也不怕影响别人,独立的空间,也更自由,只是觉得没有了那种正襟危坐,整齐划一看电影的气氛,这又是一种节奏。但是我们还是认真看完这部轰动一时的反腐力作,妻子到现在还记得里面的主要演员,饰演市长的叫王谦详,扮演书记的是廖京生。   再就是那次,妻子怀着儿子,每天要我陪她散步,有一次我们走在郊外的小道上,体会着莫斯科郊外的晚上。忽然,远处飘来一阵电影里九头鸟的混合音响,我俩循着声音走过去,原来在一片小树林里,有一个小土包,正在那里放着露天电影呢,而且是外国片子,问下看电影的人,才知道是叫热带丛林历险记。我们有心无肠地看着里面美丽的画面和机巧的野外生存,不用完整地看也没关系,这是纯为消遣的节奏。   电影的各种节奏陪伴着我们的大半生。记得那次和妻子谈了一夜的电影,记得那一夜和妻子睡得最香。 辽宁哪所医院看癫痫好湘潭治疗效果好的癫痫医院是哪家郑州癫痫病发作前的征兆洛阳能治癫痫病好的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