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爱情文章 > 文章内容页

【柳岸】雪之小语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爱情文章
摘要:初冬的雪,像极了初生的我们,在期待中纯真落地;而青春的你我,又与隆冬绽放的雪何等相似,美丽且奔放;现在白发满头的父母,又与春雪有何不同,明知与日不多,却喜看我们如春般萌发,无怨无悔地用尽最后的热情,融化在我们生命的深处…… 周日的清晨,起的晚了些。拉开厚重的窗帘,想把昨日的暧阳邀进屋来。但事与愿违,窗外在一夜间白色尽染。“白雪纷纷何所似?未若柳絮因风起!”此时此刻,窗外那漫天飞舞的雪,正搓绵扯絮般在灰色的天地间编织着一张遮天蔽日的白网,模糊着岁月,朦胧着过往。   (一)   想到雪,自然会想起记忆中儿时的雪。虽然今年初冬的第一场雪很大,但比起儿时的雪确小了很多。儿时的冬天也比现在冷了很多。在长达5个月的漫长冬季,到处是雪的世界。初冬的雪很白,散散的,像白砂糖一样。小时候玩累了,玩渴了,随手捧起一把,含在口中,任那一丝清凉在嘴里慢慢融化,再慢慢地咽进去,那种滋味就是整个冬天的味道。而做为冬的使者——雪,在孩子们的欢呼声中打着旋儿从空中飘落后,就被孩子们用透红的小手把它在手中攥圆,在雪地里滚了一会儿后,一个圆圆的大雪球做好了,它是雪人的身子。接着滚圆了雪人的头,鼻子是李家窗下那串红红的辣椒里最大的一支;眼睛是张家窖里那带着泥土的土豆;帽子是二伯院外没来得及收回的水桶……最后,一弯新月般的口画在了雪人的脸上,雪人笑了,一旁衔着烟斗的二伯笑了,我们也笑了。我们围着它跑着、跳着、唱着,声音震落了树上的积雪。零星的雪在阳光下,变换着七彩的颜色飘落在我们冒着热气的脸上。也许是受了飘雪的启发,一团团带着热情的雪球从对面飞来。一时间雪球飞舞,硝烟四起,没有征兆的战争爆发了。刚刚还在树冠里同我们一起唱歌的家雀,在密集的弹雨中惊慌失措地四下逃窜。而我们却在弹雨中笑着、喊着,发起一次又一次的冲锋……直到夕阳落尽,才四散回家。每每都是母亲把冻得板板的棉袄棉裤铺在火炕头,把湿透的棉鞋放到炉边。接下来在母亲的骂声中钻进被窝,早已睡下的父亲,那双温暖的大手不由自主地摸到全身被冻得发凉的我后,把我揽进他的怀中,在那种踏实的温暖之中我沉沉地睡去。梦里,雪人在唱,雪球在飞。   (二)   与妻也相识在飘雪的季节。那日,冬日正浓,雪花舞得格外兴奋,俏皮地钻向我俩的脖间、怀里,或温柔地挂在爱人长长的睫毛上,任她用水一般的眼眸把它融化成一颗颗晶莹的珠子,放大着我瞳孔。公园的小路上,我们把一双脚印串起,在洁白中延伸到远方。也是在那个飘雪的日子,雪花伴着音乐,带着节奏缓缓地拥抱着你我。我俩伫立在雪花打造的布幔里,我挽着一身洁白如雪的你,走上了火一般的红毯上,等待着亲人的祝福。随着鞭炮声过后,红红的纸屑加杂着大片大片的雪花第一时间见证了我俩的爱情。典礼结束时,我俩一直牵在一起的手都湿透了。在那个零下十几度的冬日,我俩共同第一次用体温借助洁白的雪温暖了我们的爱情。自此,每个飘雪的日子,我还会捧一把雪花在手间,不再去品尝,而是任其在手中一点点融化,去感受那熟悉的温度。情在燃,雪在烧。   (三)   阳春三月,这个词形容东北的气候是不恰当的。北方的春天相对来说要来得晚一些。如果让我形容,“阳春白雪”这个形容虽有些词不对意,但很贴切。是啊,初春的日子里,怎么少得了雪呢?初春的雪绵绵的,少了初冬如晶的纯真与轻盈、少了隆冬的六角勾勒出来的美丽与奔放,带着骨子的执着,不修边幅地、大片大片地从空中倾落。也许是感受到了春风的温暖、也许是偷偷地把春雨拥在怀里,春雪在最后的时光里,把身体融化在黑黑的泥土里,把灵魂寄托在微黄的枝瑞上,于无声无息中落地成冢。这种洒脱的过程会让我想起那个飘着春雪的清晨,我和你走在冰雪初融的乡间小路上。本来属于我的行囊垮垮地背在你瘦弱的肩膀上,你时不时地为我扫落着身上的雪,眼里含着暖,从头到脚笼罩着我。我心痛地对你说,把背包给我吧!我都是大小伙子了。让人看见会笑话我的。你不以为然地说,多大也是妈的孩子,有啥好笑话的!自己一个人在外要好好照顾自己,遇到困难不要自己撑,妈还在呢!边说着,边用手理起你鬓边掉落的那一缕花白。如艳阳下的雪,刺红了我的眼。又被那天的春雪分享了我眼中的温度,串起了成串的感伤。   就这样在年复一年中,花谢花开,雪飘雪融。冬去春来间我们不曾留住过往,虽然我们把它真实地含在嘴里,捧在手中。而现在唯一能做的只有把希望深埋在冻土之下,期待再相逢。 黑龙江哪个医院癫痫病比较好武汉中际医院好不好江苏医院治疗癫痫病湖北到哪看羊癫疯